(當嘆氣的時間變多就表示年紀真的大了)
從前從前,其實也沒有多久以前,我曾經有帶著一隻很特別的錶,那是我一個朋友送我的,在送我之前還很可愛的抓著我的手腕很久,我那時候還很納悶我的手是怎麼了,一直到她送我那支錶的時候才知道是要量我手腕的長度。雖然還是稍微大了些,但我還是很高興的戴了。
一直到我們分開了,我還是一直戴著。在這中間我曾想過是不是要把它拿下來,但還是會在無意識的時候把它戴上,於是我就放棄脫掉錶的念頭,甚至當它不再動的時候(那隻錶特別的地方就是它是每秒圓盤轉動而不是指針),我會把他送去錶匠那裏修理,這一修也修了幾年。
也故障好幾次,修到可能它的修理費都比原價還來的高,但只要它一停止,我也還是會把它拿去修理。不知道是要紀念些什麼,或是怕自己有天真的會遺忘某些事情,才會這麼執著一定要那隻錶。但也可能不是執著了,而只是單純的一種習慣。


就像是為了習慣生命中少了某些人一樣,要找別種事情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或是尋找替代品。
但就在某一天,那隻錶又不動了,我依舊拿去修理。
那個錶匠看完只對著我說一句話:「別修了吧,裡面都銹光了。」
他對我的錶判了死刑,當下的我也是默默地點頭,然後把我的錶拿回來,跟他說了句謝謝。
然後我們兩個人相視微笑。從那之後我就再也沒踏進鐘錶店了。
而老闆也從來沒問過我為什麼要一直修著那隻其實不怎麼名貴的手錶,一直到它「壽終正寢」。
那隻錶現在也只是靜靜地躺在我的抽屜裡面,跟著其他的卡片以及禮物放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意識的,她送給我的東西都跟著其他朋友的禮物分開,特別的儲藏在書桌的角落裡。而我也很久沒有再去翻開那一層抽屜了。
現在我知道我還是會很想念,但已經不是過去的那種眷戀,或許就只單純的思念某個很久沒見的朋友的那種想念了吧。
現在的我還是會注意到自己某些口頭禪還是存在,某些習慣還是留著,但已經沒有人會吐槽我了,我也只能自己嘲笑自己。
我知道我已經失去很多東西,也學到很多東西。
一直到最近我以為我會有某些轉變,也掙扎了些事情,到最後才發現自己很可笑,原來人只有在遇到抉擇的時候才會真正的認清自己是甚麼樣子的人。
我對於太多事情都是規劃好或是事先想好才會行動,也才會在很多事情發生的當下可以從容不迫的處理。簡單來說就是很多的事情都在我的料想之內。
但反過來說,我就是個遲鈍到爆炸的人,如果對於太過突發的狀況我也只能束手無策,因為我在我想到方法之前事情就已經過了。
然後再想一堆沒有用的補救方法欺騙自己然後傷害別人。
然後很無聊的打這些譬喻牢騷般的莫名其妙言語。
然後然後。


我果然是個很不會表達感情的人。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