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眼前的這隻老怪物…
恐懼,從以前都是我帶給別人的,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恐懼。
我感覺到我左手上的彈孔正不斷的流出血液,緊接的我的右肩也猛地感覺到有一股熱流。又多一個彈孔在我的手上了。
跑!
我轉身向後快跑,純粹靠著本能地跑,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跑,會死。
我感覺的到我的背脊發麻,那噁心感從腳跟一路竄升到頭頂。
跑!
我喘著氣,和死亡賽跑,在我身後的那個人,太可怕了。
跑!
我很久沒有這種感覺。
怕死。

我離開了那個眷村。

「喂!老劉,任務失敗了」
我打了手機給老劉,他是我任務上的夥伴,至少只有我是這樣認為,雖然他完全不這麼贊同。這次的單子是他給我的,但,遇到怪物…
「死老劉,你怎麼沒跟我說對方是高手!而且依照我的經驗判斷,我認為他已經遠遠超越一般殺手的水平了,他竟然可以用一把玩具槍…」
我把話吞了下去。
「人稱怪物殺手的你也有今天阿」他的語氣充滿調侃,這種語氣的確是激怒到我了,只可惜我不能把他從手機裡面拖出來殺掉。
「不過殺不掉就算了阿,我再去找別人好了,我們預計去找殺生為下一位刺客」
「殺生‧道中?」
「你認識他阿?」
「聽過,不認識。」
「我們跟他也曾經連絡過,不過他接的單子倒沒有你多,只是他的殺人手法都太過於張揚,所以我們其實也並不是很想動用到他。跟他比起來你就俐落多了…」
說這麼多,就是逼我再去一次嘛…都這麼多年的交情了。
「你的意思不過是要我再去一次,說那麼多幹嘛…」
「哈!被發現了,我們其實還是對你抱有很大的期望的,畢竟這次的對手並不是那麼簡單,打從一開始我們就認為你不可能一次就完成任務。老實說,我對他的了解並不多,只是上級命令說此人必除不可。以前他曾經是個軍人,似乎是個狙擊手,後來跟著回來台灣,至於為什麼會變成他們的眼中釘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在你之前我們也找過不少人過去暗殺、毒殺、甚至是狙擊,全部徒勞無功。大部分的人都在開槍之前就被擊中了,有幾個人甚至認為他是使用妖術之類的戲法,總之他真的是謎一樣的人物,他的過去是極機密的資料,我的權限沒有辦法讀到,這也是為什麼我只給你一張照片跟住址的原因,那是我唯一拿到的資料。但根據他們的說法,那個老人,也就是目標,以前曾經一個人就狙殺掉一整個營的人…」
「這個老頭以前也真瘋,跟我有得比了…」
我想起之前在斧頭幫大開殺戒的情景,那四濺的血液、爆炸聲響、哭喊聲。
想來挺振奮人心的。
「原來這老怪物以前也是這麼屌,看來下一次不能再這麼不小心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再去一次」
「去」
更何況,我也想知道那把玩具槍的秘密,被一隻玩具槍搞到落荒而逃畢竟是個恥辱,對我來說。
去。
我決定再去一次。

夜晚,帶點涼意。
這一次我選擇在夜色正濃的時候動手。
午夜兩點。此刻的時間。
這次我準備著幾顆炸藥,和一把自製手槍。
勢在必得。
經過小徑穿過矮房,社區內沒有燈光,在我的頭頂只有迷濛透過薄雲傳來的月光,但我的視線已漸漸習慣此時的黑暗。
我來到之前的那棟矮房門前。白色的矮房在夜裡看來有些斑駁,上面的傷口很深、很深,像是多年前的刀子劃下的那種深色的傷口。
我繞過正門,尋找一旁的窗戶。
小偷定律:儘量不要走正門。
更何況是去殺人。
我悄悄的走到牆邊一扇玻璃窗前,我用鐵絲安靜的從窗口的縫隙穿過去,勾起、澆油,緩緩地打開窗戶,一切都很順利。
我並沒有直接進去,我蹲在窗口下邊,不讓自己的頭超過窗戶,凝神靜聽裡面的動靜。我必須要小心地觀察情況,一切都必須要在完美的狀態下完成,我不能讓任何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意外發生。
裡面沒有動靜。
我慢慢起身,雙手扶住窗戶下緣,慢慢地…慢慢地…我準備翻進去。
屏住氣息。
一切都很完美,我自己跟我自己這樣說,沒有發出一點聲響。不會有人注意到。
疑?我記得他不是有養狗?一般來說有小偷闖入狗應該都會跑過來啊?
算了,應該是那隻狗太老了反應不過來吧。
天色很暗,但還是可以依稀看到屋內的擺設。
很簡單,幾個櫥櫃,櫃子上面擺滿勳章。
這老頭,挺厲害的,看到這些東西我也不禁從內心佩服他了起來。不過這種人殺了也真的是可惜,不過也只是個骨董,時代變了,在怎麼厲害也不過是舊時代的產物,隨時都可以汰除。
我準備深入屋內。
「小夥子,你進咱的屋子做啥」
死了。
我感覺到我的後腦勺被一個硬物頂著。槍管,直覺這麼告訴我。
「上次俺放你走,你怎麼又走回來了呢」聲音帶點沙啞。
我全身都無法動彈。
一想到上次的那種眼神,我就沒有辦法動彈,握著槍的那隻手有些顫抖。又是這種感覺,害怕的感覺。
我努力試著發出一點聲音,但聲音卻像是卡在喉嚨裡出不來。
「我…我…是來…殺你…殺…」
硬是擠出的幾個字聲音很小,小到我幾乎都聽不到。
絕望。
又失敗了,他是怎麼知道我進來的,他又是怎麼跑到我背後拿著一把槍指著我,為什麼我完全沒有發現?一大堆瑣碎的疑問句在我腦海打轉著。
「有趣的小子阿,上次過來之後竟然還有膽子回來,你,不怕死嗎?」
怕!怕死了…
有的時候真的會對自己的懦弱感到無可奈何。
「別殺我」
「俺不會殺你,俺只是想知道到底是甚麼原因讓你再來這裡一次,你很有趣,平常是不會有像你這般的人,竟然會想回到地獄。」
我的腳被一團毛毛的東西磨蹭著。
是那隻老狗,甚麼時候出來的?
「將軍跟著咱很久囉,沒有他我還真的會一個人孤單到死,雖然他已經沒有力氣叫了,但舔我手掌的力氣還是有的。」
原來如此。
時間過了一小段,我也漸漸沒有那麼恐懼了,我試著控制自己的呼吸。
「你就這麼想殺我?我跟你無冤無仇有甚麼原因可以讓你這樣?」
「我是被人雇用的,收錢殺人是我的工作」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我指的是為什麼會想幹殺人這玩意兒?」
「無聊」
「無聊?」
「生活太過於無聊了,每天規律的生活,早上起床吃飯睡覺,工作,一切都像是電腦公式一般運轉著,沒有自己的思想,沒有辦法自己決定一些事情,但殺人不一樣,我可以選擇殺或不殺。收錢,殺人。但要殺誰?我決定,我也曾經因為不爽所以殺了我的雇主。」
「然後呢?你快樂嗎?」
「快樂?雖然說不上是快樂,至少我不會痛苦」
「你沒有感覺嗎?殺了一個人」
「曾經有過,現在沒有了」
「孩子啊,你已經被你心裡的鬼佔據了」
「我要幹甚麼干你屁事啊!要殺要剮隨你處置不要拿著槍抵著我說教!」
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讓我破口大罵,反正不管怎樣都死定了。
「這樣吧,以後你隨時都可以過來,俺跟你保證我不會殺你,俺隨時都在這裡等你來殺我,反正我也剩沒多少時間了,最後的這段時光就讓我懷念一下過去吧,槍林彈雨的生活」
「我,一定會殺了你」
「我以前拿起槍桿子為的可不是殺人…槍是用來保護心愛的人…」
外面的風透過敞開的窗戶流進來,微冷。
黑色的夜晚,很安靜。
我左手上白色的疤痕又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之全 的頭像
風之全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