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黑色的轎車疾馳在高速公路上,黑夜蓋上整片天空,靜寂。

「開快一點,今天晚上他就要來了!」
「這已經是最快了啦!」
「早知道就不拿那批貨…幹!」
車廂內,並不如外面一般安靜。
鬧哄哄的吵架聲。

車裡坐著的是一個小幫派的角頭老大,在兩個月前因為一時的貪念,偷走火幫大哥運來台灣的海洛因。
數十億,是人都會貪。
但要看你夠不夠本事。

前幾天得知老大雇了殺手,現在也只能想辦法趕快逃命去了。

鬼知道會派怎樣的殺手過來。

黑色的車子在黑暗中疾馳,車燈在一片漆黑中畫出一道光線。
夠了。
一聲巨大的聲響,車子出現極大的力量撞擊,像是被某種怪力硬生生的擋下,那個聲響,非常的刺耳,是金屬與金屬之間強力磨擦產生的聲音。
「幹!怎樣啦。」
「不知道,好像撞到甚麼東西了」
「下去看看」
「不要…」
「為什麼!」
坐在車內的人失控的大吼,有些人總是會對於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懼,然後用憤怒取代它,以為這樣就可以掩飾自己的無能,事實上只是讓自己更加得難看而已。
車的車燈破裂,前方只剩下一片漆黑。
「你看…」他手指著後照鏡。

一個身著黑色風衣的男人,頭髮雜亂的長著像是某個摔角選手或是路上哪個幾百年沒洗頭的流浪漢,他的手上,左手有兩把小刀,右手長刀。
黑色的轎車像是被某種野獸的利爪抓過一樣,從車頭到車尾燈,明顯的爪痕深深的刻印在上面,前方的擋風玻璃也有些裂痕。
防彈玻璃。

今晚無風,明月高掛。

「三…三把刀…」
這車裡頭坐著的也不是一般等閒之輩,稍有點見識的黑道角頭都知道,也都深深的認得,這個死神的長相。
殺生道中,只要是對某人有著深仇大恨的,都會找他。
不是要給對方一個痛快,而是讓它死的淒慘,並且親眼見到自己支離破碎的屍體。

黑色的時代裡,需要野狗清理屍體。

而那些養狗的人卻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被狗咬的一天,從來沒有。

車內發抖著的兩人,不敢重新發動引擎,因為他們知道只要遇上死神,是躲不掉的,只求待會可以一圖痛快。

「等一下如果他要殺過來,我們兩個就互開對方一槍,記得阿…」
「請一槍就把我斃了…不要猶豫…」

車子後一動也不動的那個穿著黑色風衣的「人」,只是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時間像是被凍結,不再繼續轉動。

一陣風吹過。

刀被風吹的吃吃作響,刀比人渴。
想喝血。
人血。

「你怎麼在這裡?」
殺生道中莫名說出這一句。

車內的兩人根本沒有聽清楚他說甚麼直接就把對方給斃了,緊張使他們兩個草木皆兵,聽到一句聲響就下意識的扣下板機。

殺生道中仰天。
天無雲,明月高掛,冷冰冰的寒月,像個大銀盤。

車前,不知何時站著一個似有似無的人。
黑色的西裝,領帶,手上一把銀色長刀。
那把刀,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寒氣,薄如紙片,像是可透過光。

「跟你一樣」
「月圓阿…」
「我說過,我只在明月高掛的時候才會出來殺人,而這天只要是接到的單,今天就一定會完成,所以一次只接一個訂單。」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再次遇見你」
「世界很小」
「真的很小」

道上,殺手排行第二,銀牙。
任誰都想知道,這兩個用刀的天才,殺生道中以及銀牙,究竟是誰比較強。

一陣急風吹過。

車前,殺生道中。
車後,銀牙。

黑色的車子發出一聲巨響,四分五裂。
車門、輪胎、玻璃、座椅。
全部像是被打散的組合玩具,散落一地。

加上一堆血肉模糊的屍體。
他們的心臟都被刺穿。
血液在地上緩緩的流著尚未凝結。

「我還以為你不喜歡血腥」
殺生道中舔著短刀上的血,眼神露出殺著。
「當下,殺生,道中之人,為何而生?」
「你…不該活著」銀牙說著。
他的刀,沒有沾上血,依舊是隱約透著銀白色的光線。
「你也是,我們幹的是一樣的勾當」
「是該了結的時候了吧,上次沒有收拾你,這次不會讓你逃了」
「我跟你是不同的人」短刀舔盡,換長刀。
「我出現在黑暗之中,而你,卻是在皎潔的明月之下出沒」
殺生道中發一陣嘿嘿嘿的冷笑。
這聲音讓空氣凍結得更緊了。
「但我們,都是在黑夜之中」
一樣都是在黑暗之中,一樣都是殺手。
何來的皎潔死神?
當下,殺生,道中之人,為何而生?

「斧頭幫好嗎?」
白色的皎月閃著陰光。
「死得差不多了」
黑暗中充滿血腥味。
「誰下的單?」
「鬼知道」
「誰殺的」
「一個和你一樣年輕的殺手,沒有名字」
「道中」白色的月變得柔和。
「?」
「今晚的月亮很美對吧」

白色的月光染上紅色的血液。
黑風高掛,淒涼的夜也侵蝕不了,聖潔的光。
他是獨自高傲不拘的。
「我們兩個真的只能留下一個?」
白色的牙,長在狼身上的。
而狼也是嗜血的,當牠飢餓的時候,比虎還可怕。

道中在黑夜之中陰冷的笑著。
「黑白是分明的,永遠也不會有黑色,但你這月光要記得,你自己就身處在黑暗中,別以為你可以像太陽一樣,擁抱藍天」

黑色的長刀微微磨擦了一下地面。

起風了,是場狂風大雨。
地上血肉模糊的東西都被這陣風席捲。

遠方,一個提著菜籃的陌生男子走過來。
「疑?這麼晚了還有人在打架阿。」

砰!

龍捲風在這個小區域爆炸,刀與刀的撞擊聲佈滿整個夜晚的天空。
空氣中都是屍塊與血水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