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語
究竟一個人可以待在另一個人的回憶裡多久?
  • Apr 15 Fri 2011 23:14
  • 審判

!

 

「有罪」

 

!

 

「有罪」

 

!

 

「有罪」

「有罪」

「有罪」

 

1935年「紐倫堡法案」

德國開始對於猶太人進行非人道的對待,將德國人與猶太人做種族區隔。

褫奪非德國人的德國公民權。

日耳曼民族的榮耀。

 

1942年「猶太人問題最終解決方案」

殘暴屠殺猶太人到達高峰,瘋狂的殺害所有境內猶太人。

 

巨大的建築,寬敞的大廳,直通長殿的終點。

兩旁擠滿了陪審團,以及各國律師法官,各政治人物領袖,猶太人波蘭人

黑袍法官手中的木槌上上下下的敲擊著。

底下還有數百名被告。

德國戰犯。

 

!

 

1945

 

「你可知罪!

底下站著一個德國軍官,滿頭白髮,留著小鬍子。

眼睛只是看著長滿繭雙手。

雙手不斷搓揉著。

「那個集中營的猶太人都是因為你而死的!

陪審團裡的猶太人每個人都在此時發出怒吼。

大家的情緒在此時都像是脫韁的野馬。

一發不可收拾。

在其中有不少猶太人的家屬就是在那場大屠殺裡喪生。

所有人瘋狂地大吼,有人甚至落下淚來。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如果不是因為你的命令,那裡面的猶太人根本不會死,你們甚至還用毒氣,讓他們用極度痛苦的方式死去,你們這種非人道的對待戰俘是國際間所不齒的行為,是不正義的。」

 

那德國軍官還是低頭看著他的手。

「那是命令」

細小帶點沙啞的聲音傳出來。

那白髮蒼蒼的老人緩慢地把頭抬起來。

 

「任何一個具有人性的『人』,都知道那是不對的,那不是身為一個人類所應該有的行為,是敗類,是禽獸

 

 

二戰。

德國。

集中營。

 

 

「老哥,今天要幹甚麼?

「玩玩猶太豬吧,那些雜種整天就只想偷懶。」

 

一個叼著雪茄的德國軍官,和一個德國士兵的對話。

 

集中營視野最好的地方,指揮官的住宅。

在這裡可以看到整個集中營的全貌。

可以看到德國士兵和猶太人的互動,士兵踹猶太人,而他們也只敢立正站好。

可以看到那些人在偷懶。

可以看到那些人在規定的時間做不對的事情。

可以看到那些人比較笨拙。

可以看到那些猶太人像狗一樣的被鞭打。

 

「猶太人就是比我們低賤,德國人才是最高等的民族。」

「何以見得」德國士兵邊抽著菸邊笑著問說。

 

滿屋子煙味。

底下滿是鞭打聲和叫罵聲。

 

「你看」

那軍官指著一個坐在沙地上喘氣的猶太男人,底下的人似乎都沒有注意到他。

 

!

 

一聲槍響。

 

坐在沙地上的猶太人頭上多了一個洞,腦漿濺在後面的沙地上。

軍官手上拿著獵槍,槍管上還冒著煙。

 

「我們就是神。」

 

其餘原本在休息的猶太人聽到槍響馬上又起身趕工。

底下一片混亂。

那死去的猶太人被丟至建築工地當作地基。

 

槍響還在迴盪。

 

 

「你有罪」

憤怒的情緒在整個法庭裡迴盪。

「我謹代表正義,對這次的世紀大審判做出最為合理的判決,你還有甚麼話想說的?對於你對於集中內無辜人民的對待。他們只是沒有武力的戰俘,只是無辜的人民,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力量,而你們這群人渣卻這樣虐殺他們,你們難道沒有人性嗎?你們還相信上帝嗎?你們難道不害怕得到報應嗎?在最後的審判日那天,你們一定全都會下地獄。如果你認為一句是命令就可以搪塞在場所有罹難的家屬,那麼你就錯了!正義只有一個,是對上帝的榮耀,不是對你們這些撒旦的走狗。你們這是泯滅人性,對於一個撒旦的命令你們應該要勇敢拒絕的,只要是人都應該會有這種最基本的判斷力,而你們,這群自視甚高的德國人,卻無視於上帝的存在,尊崇希特勒這惡魔的召換,對他效忠,做出這些無恥下流卑鄙骯髒的行為,你可知罪,如果你還有一點知覺了話。」

 

「那是命令

 

 

桌上,一封密件。

清除集中營內所有猶太人,不論何種手段。

 

一群群猶太人被帶往一座狹小的倉庫裡。

今天發給他們的命令是淨化。

一大早就把他們集中起來。

 

「你們這群猶太豬,已經有多久沒有洗澡啦!

圍在一旁的士兵全都笑了起來。

「我們偉大的希特勒領袖特別開恩讓你們在今天洗澡,今天就叫做洗澡日」

所有德國人在此時都將雙手舉起擺出V字高呼希特勒萬歲。

之後又是一陣嘲笑。

「快點進去吧,要幫你們淨化了」

 

所有的猶太人像是一群群的羊,被趕進一座空間裡。

裡面擠滿了人。

互相踐踏、擠壓、推撞

裡面的空氣很沉重。

所有人都拚命大口喘息著。

大口喘息著。

偶爾幾個跌倒的人就這麼被踩死了。

 

大門鎖上。

 

裡面一片漆黑。

所有人開始暴動。

慌亂、哭喊、瘋狂。

所有黑色的情緒都開始湧現出來。

 

「注意」

 

所有人反射性的全體肅立。

 

聲音是從裡面的擴音器裡發出來。

 

「這是德意志對你們最大的寬容,猶太問題將在此時獲得最佳的解決,淨化是唯一的途徑,現在我們將對你們實施淨化」

 

屋內各角落開始冒出氣體,所有人圍成一圈,而最外圈的人正一個一個倒下。

一個。

一個。

表情扭曲著,口裡努力張大卻吐不出一絲聲音,胸口不斷起伏,卻吸不到空氣。

一個。

一個。

倒下。

直至最後一個最中間的猶太人。

看著自己的同伴一個一個死去,也是一種折磨。

 

淨化結束。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那天是長官的命令,淨化他們是我們的工作。」

「你是有機會給那些人活下去的,只是你選擇不做,你把撒旦的命令看的比正義還要重要,你們仗著自己手上的槍就不斷屠殺猶太人,只因為槍在你們手上,而那些人,只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你們是錯的,大錯特錯!正義是站在我們這方,你們只是撒旦的走狗,沒有自己的思想,只知道服從,只知道殺人,只知道如何用你們黑暗的手法玩弄一個無辜的生命,你們只會用你們骯髒的槍汙染純潔的生命

 

控訴的聲音不斷迴盪。

迴盪。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陪審團的聲音不斷的迴盪。

迴盪。

 

!

「有罪」

 

木槌落下。

一旁放著昨晚上司將此案件交給此次審判法官的信。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