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上皎月帶霜,滿地的狼籍,黑色的大地染滿了鮮血‧

今天的氣象;暴風雨‧

 

「這麼久不見了你還是一樣,刀法如此雜亂無章,只會到處亂砍‧」
白色的強光一閃,地上出現一股強風將肉塊化作碎末‧
「你這隻死不了的怪物...」
三把刀,長刀與短刀交錯,劃破夜空‧

一旁的黑色轎車早已被肢解,白牙與道中一見面即廝殺,這兩個人的仇恨早在多年前就已埋下種子‧
在這明月下,是兩個殺手‧
白牙,一個只在月圓之夜出沒的殺手‧
殺生道中,玩著三把刀的男人,道上堪稱最血腥的殺手‧

兩個最快的男人,在黑夜裡一來一往‧

白牙一手將手中透亮的透明長刀向前擲出,直往道中所站之處飛去‧
疾馳飛電,白牙隱身黑夜‧
「?」
道中只見一道白光迎面而上,極具殺氣的一擊‧
手中三刀手勢已出,奮力一揮,卻被突地出現的力量制止‧
在劍器的中心一雙黑色的指虎碰巧擊中長劍的施力點‧
.白牙瞬間來到面前,一拳打向道中的劍氣中心,抵住即將發出的斬擊‧

「怎麼可能...竟然比自己丟出來的刀還快?」
白光逼近,一股寒氣近人‧
「果然是心臟的位置,這傢伙還是一樣犀利阿...阿!」
巨大的怪力使出強大的斬擊將原本抵住刀身的白牙震出,道中的身體在那瞬間移動數分,躲過那道白光致命的攻擊,也在同時將劍氣擊向白牙‧

大地悲鳴,黑色的夜空,巨大的狼爪正在耙著地面,刻出駭人的圖像‧

白牙身後,三把刀斜插在地上,地面露出三道裂痕‧
在遠處是森冷的白刀,透著月光,深深的坎在破碎的轎車車背上‧

白牙一身疲累,雙手帶著黑色手套,上面帶著指虎,上頭黑色的鋼印著紅色的血漬‧
前方的道中雙眼佈滿血絲,怒目瞪著白牙‧
陰風冷冷的在寒光下吹著‧


「欸!我在說話你們有沒有在聽阿,我要過去囉!」
一個提著菜籃的男人,腳上穿著藍白拖鞋,就在打鬥的不遠處叫囂著‧
臉上掛著笑容‧
「要打架可以等等嗎?我要過去了,如果籃子裡的東西被打破了可就不妙囉‧」
說完就顧自的像前行,完全無視前方打鬥的暴風雨‧

「他誰?」
白牙眼露殺著‧
「不認識‧」
冰冷的,充滿血腥‧
這兩匹失控的狼早已嗜血‧

幾乎同一時間,拔起自己的武器衝向這個莫名的男人‧
又是一陣暴風四起,這兩個比風還快的男人揮斬出強力的劍氣,準備粉碎這個路客‧
只能怪他,夜半十分,不該出門的‧

向著男人的位置乘風而去,奮力一揮‧

卻‧

空無一物‧

消失了?

「找誰阿?」

道中與白牙頓時冷汗直冒,這兩個最快的男人,正被兩把冷槍抵著頭部‧
地上放著菜籃,裡頭裝著瓶子穩穩的站著‧
這個詭異的男人手裡拿著雙槍‧
白槍以及黑槍‧

也是阿,半夜裡會出來的,只有怪人‧

「上!」
兩個人也在同時向身後揮刀,而那個人卻輕易的躲過這一瞬間的斬擊‧
「不要動不動就亂揮嘛,砍到人怎麼辦」
那人依舊笑容滿面‧'

狂風四起,裝著瓶子的菜籃瞬間粉碎,留下裝著紅酒的瓶子‧
雙槍連發‧
白色黑色的槍不斷的上下舞動,如同機槍般的彈雨四散‧
白牙與道中又是一震驚駭,這子彈快的不像話‧
而這個人扣板機的時間更是短的可以,出擊的速度甚至超越機槍‧
白牙用寒刀,試著掃過這個子彈‧
依照過往的經驗,子彈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他的視覺早已與鷲鷹一類相同,一般的子彈對他來說過於緩慢‧
但當刀身碰觸道彈體的瞬間,白牙即刻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力量使的他無法像以前一樣輕易的將子彈撥走‧
身體被強大的力量衝撞到遠處,在地上翻滾數圈後才停止‧
白牙極盡全身的力氣才將眼睛睜開‧

在白牙的身旁,倒著道中‧
「你也是嗎...被那該死的子彈...」
他冷笑著‧
「他到底是誰...竟然把我們兩個打成這樣‧」

圓月在天上奏鳴著死神的樂章‧
夜晚的大道上‧
破損的黑色轎車以及一片血肉糢糊‧

「你到底是誰!」
兩個倨傲的殺手同時大喊‧

「我不是早說了嗎...借我過去而已,是你們自己不聽的,現在還在那裡惱羞成怒‧」
那人無奈的笑了笑,用右手上的槍摳著背部‧

地上的兩人被這個路過的男人羞辱的說不出一語,但又無法做任何的行動‧

「白‧」

 

白?

這名字,好熟,好像在哪裡聽過?


「不過不要誤會喔...我不是殺手,恩...也不是說不是啦,以前是,不過現在我已經退休了,所以不要理我,就當做我沒來過,你們繼續打架,我要回家了‧」
他笑著從兩個狼狽的殺手身旁走過‧


白?

血色的回憶‧


「鳳凰一隻十塊錢」
那個人手上提著酒瓶,停下腳步,愣在原地‧
「不用錢吧,因為我不是鳳凰」
他回頭,看見白牙站在眼前搖搖晃晃的‧
「你是誰?」
「阿仁」

無數個人對著我猛打,猛踢,甚至有人用球棒打著我的頭‧
我不斷的哭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卻沒有任何人對我做任何的回應,只能夠無助的看著這些人蹂躪我的身體,像是看著一場鬧劇,像是這副身軀只是個道具,一個任人宰割的道具‧
滿手鮮血的,那是他離開的背影‧
那道光‧

「你...是阿仁?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天之後,我就到台北了,當殺手‧」


「為什麼會想當刺客阿」
「因為很帥」
「很帥阿…」


白牙笑了笑,現在的自己,帥嗎?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