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高樓上,白以及銀牙拿著一瓶紅酒對飲‧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

「我也是阿,竟然會在退休之後看到老朋友‧」

兩個人,像是孩子一樣放聲大笑‧

在夜空之下,滿地的人工幽光,在高樓底下耀眼‧

 

「那個倒在地上的人不管他沒關係嗎?

「不用管他,死了最好‧」

「沒想到遇到你結果是看到你們在打架...打的滿激烈的阿!

白笑了笑‧

 

久未見到好友的銀牙看到眼前這個男人,打從心底疑惑‧

這個人,怎麼還是跟小孩一樣...天真‧

還有,那種怪物般的槍法是怎麼回事?

 

「可以告訴我嗎?這幾年...你是怎麼過的,還有你那個槍法是怎麼回事,應該不是一般的殺手就可以做到的吧...

「那天之後,我就是個殺手了,殺了那麼多年的人了,槍法能不準嗎?哈哈」

儘管見到多年前的好友,但對於殺手自己的秘密卻還是無法釋懷,畢竟,眼前可是「多年」未見的好友阿‧

「你知道你走了之後,我也跟著走了,還跟著別人加入黑道,之後就是地獄般的生活,每天除了殺人之外,就是殺人...

月光下,銀牙的長刀透著白光‧

底下星空般的城市,在這長刀下卻顯的黯淡無光‧

「但在黑色會裡面,還是遇到一些有趣的人,能讓我在黑暗之中找到光亮...

銀牙靜靜的說著‧

「為什麼?你會想混黑道?

像是受到驚嚇,銀牙的刀閃爍著光芒‧

「為什麼...你為什麼會想當殺手...

銀牙反問‧

 

白拿起黑槍,向著底下的城市開了一槍‧

銀牙銳利的雙眼看到底下一個正看著玻璃櫥窗的年輕女孩當場被一槍擊斃,腦漿噴在玻璃窗上,旁邊的路人看到這個畫面個個尖叫逃離,店裡的人也一轟而散,留下顫抖的店員拿著手機叫警察‧

 

「你這是什麼意思?

銀牙皺眉‧

看著底下一團的慌亂‧

 

「無聊」

「無聊?

「生命中就是需要一點調味料阿,你說是不是?

 

這幾年,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過的阿...

 

「你不會懂的,在我手上的這個記號,一輩子都將會跟著我...

白露出那道白色的疤痕,對著黑暗笑著,狂笑著‧

像是永不止息的恥笑這個無聊的世界‧

「你那個時候難道不是為了保護她所以才出手的嗎?

一陣沉默‧

白望著遠方,像是看著很遠很遠的東西‧

「你知道嗎...那都已經是小時候的事情了‧」

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在一旁的銀牙卻只是愣愣的看著這位他多年來追尋的‧

正義‧

「我一直都把那件事當成是一齣鬧劇,只是小時後的一塊疤罷了‧你看看現在的我,搞不好才是我真正的樣子,因為我本來就是不是當英雄的料,小時後的騎馬打仗,現在已經是真槍實彈的時代了,殺了幾個人,然後讓自己好過點,不是很好嗎?

「那你有好過點嗎?

天上的明月依舊發著耀眼的光芒,絲毫沒有因為城市的光亮而衰減‧

底下的街道傳來警笛聲‧

「至少可以讓我忘記很多事情‧」

白舉杯,一飲而盡‧

「你知道嗎?你在那個時候,就是正義‧」

「忘了吧,現在我早已滿手血腥」

「你知道我在那裡頭打滾這麼久,我仍然是站在正義的一邊的」

銀牙從口袋裡拿出一疊牌組,上面印著塔羅牌死神的圖案‧

他一張一張的翻開,那是許多人的照片‧

「每到月圓的時候,我就翻一張,這些是委託人要我殺的人,而我只有在月圓的時候才會出來,殺這些社會上的敗類‧」

「為什麼?選在月圓」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那些人知道,黑暗裡,還是有光的,滿月,是黑夜最為明亮的時候...

病態...

在白的心裡他這麼低呼一聲‧

「你或許無法理解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你一定可以理解這個世界並沒有像我們小時後想的那樣美好,畢竟我們都一起經歷過了那件事...

銀牙無奈的苦笑著‧

「你有試著去找過嗎?

「找過什麼?

「當年的那些人」

「那些被你親手殺了的人?

「我指的是那些想要找我們麻煩的人,那些找來混帳的那些混帳!

「當然找過了,但還是徒勞」

怎麼會沒有找過?這些年來沒有一天不想把那些人找出來‧

白倒了滿滿一杯紅酒,放到月光底下透著清澈的紅光‧

「你知道嗎?現在的我有很大的夢想...

「我想要穿上制服上學」

銀牙透過月光看到眼前的這個怪人,真是摸不透這人到底是單純還是...

「我遇到小雨的那段時光真的很快樂‧」

 

白快樂的像個孩子,說著和他女朋友的點點滴滴‧

而銀牙也是聽的一愣一愣的‧

畢竟在他的世界裡面,每天想的都是如何活下去,這麼簡單‧

而白所說的那些事情,就像是夢一樣‧

 

「自從有一次政府想要拉攏我之後,我就決定退休了,因為我感到自己已經開始要在這黑暗的世界曝光,而為了小雨,我必須要低調‧」

詭異的笑容在白的臉上綻放‧

「你真幸運,至少還遇到愛你的人」

銀牙洗著手上死神的牌組‧

「也是因為她,我想當個普通人,一個上學的普通人‧我沒有讀過什麼書,畢竟連小學都還沒畢業阿!哈哈....

「你真是...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銀牙聽到這些鬼話之後啼笑皆非‧

 

「自從師父死了之後,我固定時間,殺一個人,如此反覆下去不知道要到何時才會停止,從這方面來看,我還滿羨幕你的‧」

回想起師父死掉時候的慘狀,銀牙還是一股恨意衝上心頭‧

那些被肢解的屍塊...

 

「白」

?

「我們都變了」

他們兩個相視而笑‧

 

銀牙舉起長刀指向遠方‧

刀上透著白光,城下的人工燈光都不及這光芒耀眼‧

身旁的死亡牌組,厚厚一疊‧

白腰際間的黑白雙槍‧

社會上的陰暗面‧

種種的種種都隨著時光的流轉,變了‧

這城市,像是恥笑一場場的鬧劇在進行著‧

從來都不發一語‧

 

警笛聲遠去‧

道路上,依舊是來來往往的路人‧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