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死亡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死亡。

 

 

 

「欸!阿頭怎麼還沒來,我們都已經在這裡等了好久了」

「暴哥你再等等吧,應該快到了」

「他該不會是不敢過來吧,不過我想也是啦,看他那一附沒種樣。」

廢棄社區裡面,三五個人聚集在這裡似乎是準備要開某個重大會議。

在夜晚,這座老舊的社區住宅沒有一點燈光,只能夠依靠窗外的月光來行走。

偶爾還會傳來外頭機車呼嘯而去的引擎聲。

「暴哥我看阿,還是直接開始了,不要等他了」

「也是」

那個被稱作暴哥的男人拿起一張桌子擺在這幾個人的中間,一腳踩上去,桌子發出木頭搖晃摩擦的聲音。

所有人在暴哥站上去的那一剎那都拍手,陰暗的廢棄社區裡面多了一些鼓譟的聲音。

好不容易站穩,阿暴大聲的叫了一聲。

「各位!

所有的聲音嘎然而止。

「今天是我阿暴最開心的日子,看到你們真的很開心,因為有你們才有今天的我,那天我幹掉大哥果然是對的,我答應過你們,只要我出來,就絕對給你們好日子,今天!就是兌現的日子啦!

底下一陣喧鬧如雷貫耳。

黑色的廢棄社區,隱隱發出來的惡臭,在這群人的周圍蔓延,卻不被察覺。

「阿頭那傢伙也不知道來了沒有,我過去看看好了」

有一個人說完之後就往社區門口的方向走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其餘留下的,放下一地的啤酒下酒菜等,開始他們的徹夜狂歡。

整個黑暗之中,只有他們的聲音。

整夜無風。

在角落裡,隱隱發出來城市的惡臭對於狂歡者來說,並不重要,早已被歡樂的氛圍給打亂了,忘了身為一個生物該有的本能,怕死的本能。

「暴哥!暴哥!

一陣大吼聲從外面傳來。

「什麼事?

阿暴拿起罐裝啤酒猛灌了一口,興致被打斷面露微微的慍氣。

剛剛出去看阿頭的那個人緊張的跑回來。

「阿頭他...阿頭他來了..

「來了,就趕快叫他進來和我們一起喝酒阿?

「不...不是...阿頭他...

那個人說的上氣不接下氣,試著從喉間吐出點什麼但還是被梗住說不出一句話來,大口喘氣著。

阿暴似乎感覺到勢態不太對勁,放下手中的啤酒。

「他到底怎麼了!

那人的身後,一個人影倒了下來,發出巨大的響聲。

所有人都被這聲響嚇到,停止了手邊的工作,往那人的方向看去。

阿暴恐懼的看著地上的「東西」,那是一個人,但皮膚泛黑,而且骨瘦如材。

那個焦黑的人的手指微微顫動著,猛地,一把抓住阿暴的腳,頓時一股寒意竄上全身直達腦門,阿暴的腦海裡突然一片空白。

「幹!這什麼鬼東西阿」

說完之後就想用腳把他踹開。背脊還在發麻。

但那個可怕的東西,慢慢的轉動他的頭顱,發出喀喀的聲音,那是骨頭和骨頭之間的縫隙所發出來的聲音。

「阿...阿頭?

一張毫無血色的臉,乾癟的雙頰,上吊的眼珠,雙唇發黑,那顆頭緩慢的轉了一百八十度面對著阿暴的方向。

「救命阿!

老舊的社區裡發出暴哥淒厲的慘叫聲。

眾人看了無不屏息,沒有人敢上前一步,只能看著一具乾屍抓著暴哥的腳踝,還有暴哥無助的呼喊。那張轉了一百八十度猙獰的面容,就此打住,直直的面對著阿暴。

不管三七二十一,阿暴用腳猛力的將那隻發黑的手臂踢開,乾屍的黑手應聲而斷,發出清脆骨頭斷裂的聲音。他迅速的向後退回好幾步,看著眼前的阿頭,這是真的是我所認識的那個人嗎....

一具黑色的乾屍。

大家都瞬間沉默下來不發一語。

在這個廢墟裡面就只剩下這幾個人了,大家剛看完了那一幕,餘悸猶存。

 

老舊的廢墟社區,今晚無風,無月。

安靜的,像是等著什麼一樣,靜待夜色的降臨。

 

!

「這裡的蚊子好像很多,感覺一直被咬」

說完之後又是一次拍打。

「對阿,蚊子超多的,我覺得...我們還是快走吧」

「對啦,而且我也不想和阿頭在一起...看了就噁心,暴哥,你說說話阿」

阿暴從剛剛受驚的狀態醒了過來。

「對對對...要趕快走」

說完,阿暴就從口袋裡拿出一隻手電筒。

「越來越暗了,現在連外面的月光都不見了,大家把手電筒拿出來吧,我們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說完之後每個人都拿起手電筒。

「你們...怎麼...

「你也是!

「這是從哪裡來的阿!

所有人一團亂,大家驚恐的互相拿著手電筒照著。

每一個人的手上,腳上,身體,許多地方都是滿滿的血漬。

雙手上都染了濃稠的血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暴看著眼前的情況,全身又像是被電擊一般,渾身發顫。

!

阿暴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剛剛感覺到有蚊子在叮

但當他看到自己的手掌的時候,差一點沒暈眩過去。

那是一團的血肉糢糊,黏稠的紅色液體緩緩的從指縫滴下。

突然有不好的預感,阿暴緩慢的將手電筒往頭頂上方一照,光圈往黑暗處移動。

屏息。

所有人開始驚慌逃竄。

廢棄的社區,陰暗的傳來陣陣腐朽的味道,還有淒厲的叫喊聲,慢慢的隱沒在黑夜之中。

 

 

 

滿地的照片、紙張以及卷宗。

在茗茶暗坊的獨立茶室裡面,小胖和子晴坐在那裡研究著最近的幾起案件。

 

「學長,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這些人怎麼血液都被抽乾了阿」

「可能又是不知道哪個變態殺人魔喜歡放血這種遊戲吧,就像上次我們遇到的那個一樣,歡把婦女吊起來放血的心理變態。」

這是小胖第一次到子晴的家裡面,看到裡面典雅的裝潢,簡單的擺設,充滿檜木香的木造房間,一旁還有擺滿古籍的書櫃以及擺放整齊的完整茶具,和子晴的個性完全搭不上邊。

子晴隨意的翻了翻文件,看看近來的解剖報告。

一張張死亡證明書,還有解剖報告在地上散成一堆一堆的。

儘管上班的時候並不怎麼認真,但真要工作起來,子晴卻也是比誰都要賣力。

「你看看這個,阿暴,他不是最近才剛出獄嗎?

子晴手裡拿著一張照片,照片裡面是一張慘白的臉孔。

「他是最近才剛出去的,不過看來是沒那個命繼續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囉。」

小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像是深怕下一秒就沒這個機會了。

「他們那天似乎是去那段廢棄社區裡面慶祝出獄的樣子。」

 

!!

兩聲敲門聲,紙門緩緩的拉開,撲鼻的香味傳來。

一個穿著和服的女子端著茶盤優雅地走了進來。

「子晴,工作的時候也不要忘了要休息喔,這兩杯龍井特別為你們沖的。」

用手,輕輕的將茶盤放下,上面放著兩杯微微冒著白煙的香茶。

「謝謝師母」

子晴邊看著手上的文件邊說著。

那女子將茶盤放在房間的角落,徐徐的開了門走了出去,完全沒有發出一點聲響,除了那一身的香氣。

小胖用手推了推子晴。

「欸,她誰啊?好漂亮喔,而且聲音也很美,簡直跟仙女一樣」

「她是羽蝶師母。」

子晴依舊看著手上的那些東西,冷冷地答道。

他拿出一張街道圖,在上面圈起一些東西,然後又畫上幾條線,在那張地圖上塗塗抹抹的,像是發現了什麼一樣。

整個街道圖上出現大大小小的紅圈,一旁還有用小字所做的註記。

「學長,你在幹嘛啊?

「看這些案發地點有沒有什麼共通點,搞不好就可以看出一些蛛絲馬跡」

子晴認真的說著。

早上左香琳又開始砲轟辦公室了,而焦點當然是放在子晴的身上,終於撂下一句狠話。

「如果你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把你調去交通指揮!

左香琳斬釘截鐵的說著。

為了自己的飯碗,子晴只好開始賣力的查最近的懸案。

「找到了!

子晴突然大叫了一聲。

原本還在品茶的小胖被突來的聲音嚇得差點打翻杯子。

「怎麼啦學長,你們家的茶真的好香喔。」

說完之後又喝了一口,露出一臉滿足的表情。

「你看看這些地方,看有沒有想到什麼。」

小胖湊過去瞧了一下。

「不過就是一些廢棄的社區或是老舊的屋子之類的阿,不過沒想到這些地方距離竟然這麼近而且離我們這裡也不遠,畢竟這附近有太多已經廢棄的社區了,平常那裡就已經很少人會過去,我想現在大概根本就不會有人想去那些地方了吧。」

不對,這些地方還有一個共通點,是常人看不出來的。

都是一些陰氣極重的地方。會是鬼嗎?

但那些屍體上面的傷口是從哪裡來的,每一具屍體上面都佈滿傷口,如果單一來看,就不過是一些小傷,不過如果變成全身性的,那可就不是鬧著玩的,那個人會因為失血過多缺氧而死,這種死法是很痛苦的,人在將要死去之前會捱上很長一段時間,看著自己身上的血一點一點的流逝,然後身體才會感覺到冰冷直到麻痺,靈魂這才會慢慢的從身體上脫離。

到死之前都可以看到自己死的樣子。

「我覺得這些地方值得去看一下。」

「學長終於要出動了!

終於告了一段落,子晴拿起茶杯準備喝一口剛泡好的上等龍井,結果裡面早已空無一物。

小胖笑著,手上端著一杯茶水猛喝著。

「學長,下次再找我來你們家好不好,我覺得我愛上你們家的茶了」

 

 

一路上,陰森森的沒有一點聲音。

早上子晴圈起的那些地點幾乎都離茶坊不遠,盡是些老舊的社區,到了晚上甚至連個路燈都沒有,只能摸黑行動。

「學長阿我覺得我們還是回去吧這裡好冷,好恐怖

「笨蛋!是你自己要跟來的,而且這種小事就讓你怕成這樣,你還算是個警察嗎?

子晴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剛穿過破舊的鐵柵欄近來,子晴就感覺到一陣陰涼,在整個社區裡面除了那些游離的魂之外,應該還有些什麼。子晴在心裡面盤算著,到底會出現怎樣的東西。

地上的黑色的柏油道路早已崎嶇不平,出現無數處的損壞。寒風刺骨,吹的一旁的樹颯颯作響,樹影如同惡魔的鬼手在黑暗中搖曳,向著這兩人的腳步招手

「欸,學長你有沒有覺得這裡特別冷阿,感覺好可怕,似乎會出現些什麼。」

「別怕啦!好歹你也是刑警耶。」

子晴笑了笑,又不禁搖了搖頭。

所謂會出現什麼,不就是鬼嗎,那些不就正漂浮在周圍,遊蕩過來又遊蕩過去的,既然看不到他們又有什麼好怕的。

「學長,等一下你要保護我喔」

小胖從一開始手就沒有從槍套上離開過,為了以防萬一,讓自己可以隨時拔槍出來保護自己。

「真不知道帶你這個拖油瓶過來幹嘛

 

黑暗裡,出現微小的聲音。

「小胖,跟緊我啊,好像有東西

「有東西

一手緊握槍套,一手緊抓著子晴的手臂,兩腳還不斷地顫抖。

黑暗裡,出現青綠色的光芒。

一雙雙青綠色的光芒。

「媽呀!

小胖大聲吼叫著。

子晴拿起手電筒照去,不過是一小群貓,剛剛的青光是從牠們的瞳孔裡發出來的。

卻在此時子晴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寒意。

來了。

四周響起了貓叫,四面八方開始聚集一堆流浪貓過來,並都從嘴裡發出如同嬰兒哭聲一般的聲音,那是一種尖銳巨大的恐懼,在周圍互相共鳴著。

四周的建築物、圍牆等都被各式各樣的貓群佔領,細長的尾巴在全在半空中擺動著,那是貓的警告標誌。每一隻貓的細長的瞳孔都發出青綠色的光芒,在黑暗裡,看到的就只是一顆顆青綠色的眼珠子在黑暗中眨眼。

「學長,現在是怎麼回事,這些貓看起來好詭異喔,像是要把我們給吃了一樣」

「就是要把我們給吃了

「學長我還不想死阿,老婆小孩都在等我回去吃飯哪」

子晴看了周圍的狀況,顯然已經逃不出去了,四周都被貓群給封閉起來,而那些貓給人的那種陰森感,是以前從未遇過的。

竟然跑到妖貓的地盤就怕案子還沒查出來我們就已經在這裡掛了,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就算了,現在多了一個拖油瓶,根本沒辦法輕易的逃脫。

周圍的青眼怪貓突然停止胡亂的叫聲,全部豎起了雙耳,將頭抬高看著黑色的天空,突然一齊發出鳴叫聲,像狼一樣,在夜晚對著月亮鳴叫。

貓群空出了一個位置,一隻巨大的黑貓無聲息地走出來,兩隻眼瞳的顏色,一隻是紅色的,而另一隻是綠色的。

「陰陽貓?而且還是黑的」子晴在心裡暗叫不妙。

儘管跟著師傅學習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可是遇到這種陰陽貓,能逃還是儘量逃。

兩個人傻楞楞的站著,大氣都不敢出。

子晴的手指在空氣中比劃一下。

只能賭一把了。

那隻巨大的黑貓用爪子向地上耙了一下,一股腐敗的臭氣傳來,在被挖開的地方有一大團腐肉,可能是之前的生物死在這裡被埋下的吧,也有可能是哪個倒楣鬼剛好葬在這裡。

甩掉那些無謂的臆測,子晴看到一群野貓瘋狂地啃食那些腐肉,咕嚕咕嚕的聲音從那些貓的喉嚨裡傳來。

「等一下,我一說跑,你就快跑,往有光的地方跑去」

子晴低聲地說著。

「學長,你要小心」

「有沒有打火機,借我」

小胖從口袋裡拿出打火機,心裡疑惑著要打火機幹嘛,這種時候了還想抽菸。

看看周圍的那些貓飢腸轆轆的看著我們,隨時都有可能會撲上來。

子晴接過打火機之後,口裡喃喃念著,手指在空氣中虛空比劃。

「跑!

一聽到命令,小胖就卯足了全力往外投奔去,而眼前是一大群野貓也向自己襲來。

完了。

但就當絕望的時候突然從小胖的身後冒出兩大團火球向前方的貓擊去,野貓見勢全往兩旁散開,而小胖也順利的突破貓圍。

「但是學長咧

子晴在貓群裡面不斷揮舞著火球,火焰像是有生命一般在子晴的身旁一周圈打轉著,以至於那些貓群都不敢往他身上撲去。

現在是子晴與貓群的對峙,打轉的火球,還有一群在外圍虎視眈眈的野貓。

冷不防的,子晴丟出了一枚火球打中妖貓,那貓渾身是血和火焰,在痛苦的哀鳴中化做一具焦屍。

!!

兩聲槍響,打中了兩隻貓的頭部,應聲倒地不起。

「小胖,你回來幹什麼?」子晴大吼。

「學長,我不能丟下你啊」腳還是不住地顫抖。

顧不了看到小胖回來的感動,子晴只能不斷的操縱眼前這些微弱的火球,試著逼退這些妖貓。

「火」

地上冒出巨大的火焰向上衝出,圍在一旁的妖貓發出淒慘的叫聲四處竄逃,身上的毛全部被火焰烤的捲曲,火舌不斷地竄向周圍所有能夠吞噬的物品上,火焰越來越大,有如火龍,在子晴的操作下,已經掃除了不少的妖貓。老舊的社區火光四射。

巨大的火焰貪婪的吞噬那些焦黑發臭的貓屍,不斷的擴大。

 

!

火焰瞬間消失殆盡。

子晴睜著雙眼。

那隻黑色的陰陽貓一腳踩在火焰上,火龍像是小蛇一樣的被壓制在黑色的腳爪下,死命掙扎著,地面周圍都被火焰燒焦發黑,漸漸地失去可以燃燒的媒介,火龍消失在焦黑的土地上。

黑暗再度降臨。

紅色與綠色的光芒。

死盯著。

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學長,那邊的貓都被我處理掉了不過沒想到學長你還滿厲害的,看牠們都被你燒的哀哀叫」

小胖氣喘吁吁的跑到子晴的身邊。

子晴的臉色凝重。

「老大在這呢

巨大的黑貓,有著綠色以及紅色的瞳孔在黑暗裡閃爍著,原本貓就屬陰,黑貓更是陰中上品,至於擁有兩種眼色的陰陽貓更是擁有天生的靈力,若是成妖,那就是個非常棘手的大妖怪了。眼前的這隻,黑貓,雙色陰陽眼,身上發出懾人的寒氣,恐怕不是這麼好對付的。

「這裡應該和案子沒有什麼關係,因為如果是牠們應該不會只是變成乾屍而已,而是直接變成食物吃掉了」

子晴鎮定的說著。

「你現在說這個有什麼用都來了。」

 

黑貓無聲息地撲向兩人,露出巨大森冷的白牙,嘴裡冒著腐敗的氣息。

「閃!

兩人向著反方向逃跑,子晴則是拿出打火機將剩下的燃油倒下,口裡唸著咒語。

「就剩這點了

火石打下。

「火」

子晴將右手往上一揮,火焰瞬間向著黑貓衝去,火舌纏繞在黑貓的背上準備將之吞噬。

黑貓發出慘叫,但仍是不斷的掙扎著,用腳踩熄一次又一次火舌的進攻。

 

地面上都是貓屍,腐臭的氣息不斷傳來,貓的血也流了一地。

 

子晴用手指虛空化圓,之後向前一指。

周圍冒出一圈火焰竄在手指上向前射出,速度極快的火焰往黑貓的方向飛去,一擊穿過牠那巨大的貓爪,火焰打中目標後便開始擴散,纏上整隻貓爪將之燃燒成焦炭。

黑貓痛苦的哀嚎著。

綠眼與紅眼發出強烈的光芒,黑貓巨聲一吼,雙掌擊地,發出沉悶的一響。

牠身上的火焰全部化做星火散去。

黑貓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往子晴的方向走去,那隻燒成焦炭的貓爪正滴著血,在地上連接成一條血線,雙色的瞳孔憤怒的瞪著眼前的敵人。

子晴一直都和黑貓保持在一定的安全距離下,深怕黑貓會使出最後一擊。

地上的屍體越來越臭,經過火焰的燃燒,發出驚人的腥臭味。

看著黑貓在自己的眼前搖搖晃晃的,在子晴的面前倒下。

結束了。

 

「學長終於可以回家了吧」

小胖還在剛才浴血奮戰的緊張感裡,握著槍的手不住的發抖,槍裡早已沒了子彈。

「是阿回家!

子晴和小胖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這個充滿腐敗氣息的地方。

 

 

 

倒下的黑貓還留有一口氣息,在地上喘著,胸口上下起伏,雙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打轉。

求生的意志使牠不斷的在地上掙扎著。

滿地貓的屍體,腥臭味四處散發。

黑貓感到力量正在流失。卻被一陣的劇痛從麻痺的睡意裡拉起。

頓時圓睜著眼,瞳孔縮成一線,嘴裡的一口氣頓時湧上,發出一聲長鳴,之後便是只剩黑暗的寂靜。

黑貓不再掙扎。

巨大的身軀上,停駐著許多紅色的東西,體內的血液正慢慢的被吸乾,地上聚集了大片的紅,像是夜晚的清道夫,清掃了滿地的鮮血。

然後是,乾癟。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