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陰風習習,道路上空無一人,只有偶爾的月光從雲層背後探頭。

街燈昏暗,少數幾個燈泡在黑暗中閃爍,這時間,只有兩段疲憊的步伐拖著回音,在無盡頭的夜裡孤影幢幢。

 

子晴與小胖在一段駭人的打鬥中脫離之後,現正走往回家的路上。

「學長剛剛那些是什麼東西啊!一堆恐怖的貓像是要吃了我們一樣。」

小胖還餘悸猶存的說著。

「那些是妖貓,都是些害人的鬼東西,躲在陰暗的角落吸取都市的穢氣,不過其他那些小貓根本不算什麼,最厲害的還是那隻有著雙色眼瞳的陰陽貓。」

子晴深吸了一口氣。

那隻貓憑自己只能夠將牠打傷而已,殺不了牠。

「不過沒想到學長你竟然會法術,沒想到從你身上完全看不到警察的專業,卻在今天我倒是看到你對那些噁心的東西還滿有一套的,怎麼以前我都沒有發現這一點呢?

小胖這時後展開笑顏嘻嘻嘻的笑著。

子晴白了他一眼,這是算誇獎還是

「這還不是師傅每天晚上都莫名其妙叫我到外面除去一些詭異的妖穢,我的法術都是那樣被磨練出來的,他這個頑固的老頭也都死不告訴我幹麻整天除妖的,明明不過是一些小妖怪甚至還有許多未成形的,害得我有時候半夜還會被挖起來打掃晦氣,也因為這樣

子晴抓了抓頭。

「害我白天都沒有辦法正常上班,整個人都累得半死,只能趴在枕頭上睡覺囉。」

「你師父厲害嗎?

「厲害吧但是我沒看過他使出法術,不過既然能夠教我,他自己應該也有兩把刷子,只是他自己卻從來不自己親自上陣只會派我跑腿,那個死老頭。」

子晴無奈地嘆了口氣。

 

兩人一步接著一步往前方的道路邁進。

奇怪?夜半時分路上竟然一個鬼魂都沒有是怎麼一回事

子晴在心中暗道,心中燃起一絲不安。

路旁的燈光突然忽明忽暗,最終由盡頭的燈光一盞一盞的熄滅。

終於,黑暗來到子晴的面前。

一股強大妖孽的氣息來到子晴的面前。

 

「學長,燈怎麼都滅了」

小胖在一旁緊張的問著。

「噓,別動!也別說話!

一道強勁的風刃從黑暗深處傳來,子晴一手拉住小胖往路旁躲開這強力的一擊。

「學長!怎麼回事突然拉我

在前方虛無的黑暗裡,模糊的透著青紅兩色,四周散發著懾人的妖氣。

景色開始扭曲變形,在黑暗中的漩渦往一個中心點凝聚,在略高的位置透著青紅兩道充滿殺著的光芒,開始出現一個黑色的形體,隱約,出現深深的野獸的沉吟。

四周的街道慢慢回復成原本的樣子,兩旁的燈光全數熄滅只留下似有似無的月光照明。

一隻有著紅綠色雙瞳的黑貓赫然出現在兩人的面前搖著巨蟒般的尾巴。

「哇!好大隻的貓」

小胖一屁股嚇到跌落在地上。

子晴看了一眼,心中暗叫不妙。這妖貓竟然可以凝聚妖氣成為實體,連一般人都可以看到,可見牠的妖力有多強大。不對!凝聚實體?這妖貓怎麼可能會被我殺死?可是剛剛看到的一連串景象就是沒有實體的妖怪會做出來的事情,這到底怎麼回事!

雙色眼瞳的陰陽黑貓最厲害的時候並不是在世的時候,而是死後的怨念,那才是牠真正可怕的地方,死掉之後,還硬生生多了九條命,人稱貓有九命,死後的妖貓多了這個條件,更是可怕。這時連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子晴都流下一滴冷汗。

怎麼辦?眼前出現的是一隻已經死掉的貓的怨念。

 

「小胖,躲遠一點。」

看著子晴從衣服裡拿出一疊黃紙,小胖乖乖地找個陰暗的角落躲了起來看著子晴的戰局。

輕輕的,子晴數著那疊黃紙,眼睛不間斷的注視著妖貓的位置,而那隻妖貓則像是看好戲一般靜靜地搖著巨大的尾巴看著子晴要玩出甚麼樣的花樣來,嘴角隱隱露出森白的利齒,雙眼閃著光芒,在黑暗中像是紅寶石與綠寶石。

陰氣無止盡的往黑貓的方向吸去,在一旁的小胖也感染到寒風冷得直打哆嗦。

「去!

黃紙如同飛刀一般往黑貓的方向疾風而去,一張張的黃色紙片兇猛的擊向目標,只需稍微觸碰到即可被切割成的上的肉塊。

勢不可擋,黃色的刀刃破空而去。

那一把把飛刃卻在距離黑貓約數公分的距離被妖氣燒毀化做火焰,一片片燃燒的紙片落下,妖貓起身踏著地上尚未燒盡的黃紙緩緩的往子晴的方進走去,以勝利者的姿態,像是無所謂般慢慢地將地上殘餘的火焰踩熄。

「中計了。」

子晴指出食指向上一翻。

「起!

地上尚未燒盡的黃紙片上,那一絲絲的火焰像是加了能量似的向上噴射蔓延,原本就踏著黃紙片的黑貓現在被一團大火團團包圍,發出地獄般淒厲的嚎叫。

在那叫聲中又散發出一種極陰寒的氣息將火焰一口氣減弱數分,獲得短暫自由的黑貓不放棄這個機會,一腳踏出用火焰結成的結界,身子一抖,火焰盡滅。

青紅色的光芒像是在恥笑這個薄弱的法術。

黑貓一聲長嘯,爪子一出,眼見就要撕裂站在眼前發愣的子晴。

「學長!

躲在一旁觀戰的小胖看見子晴有危險便奮不顧身地向前衝去擋下了這一擊。

沒有鮮血四濺的畫面。

貓爪穿越小胖的身體,他忽覺身體一寒,體溫盡失,小胖雙眼一翻倒了下去。

黑貓的攻擊對於擁有肉體的小胖而言並不會造成肉體上的傷害,卻是直接的傷害他的靈魂。

倒下的小胖在地上抽蓄一陣之後便歸於靜止,臉色泛白毫無血色。

看見小胖為自己挺身而出,子晴猛然清醒擋在小胖的面前。

「再等等等我處理掉牠之後我一定會救你

子晴顫抖地拿出僅剩的黃紙。

那青綠色的光芒對於他來說,太刺眼了。

 

「天靈靈地靈靈眾神聽令剷除這妖孽!

遠方傳來一個微弱沙啞帶充滿力道的聲音。

在黑貓準備做出下一波攻勢的時候,忽然在牠的四周圍出現刺眼的白光。白色的光柱將黑貓困住無法動彈,儼然是一個巨大白色發光的鳥籠。

黑暗中,一個搖晃模糊的身影慢慢的顯像。

那是一個身穿灰色破爛道服,肩上掛著一個黃色的袋子,脖子上滿是鬍渣,腳穿藍白拖,看起來一臉惺忪的中年男子。

「看來這裡需要幫忙喔。」

他笑著,露出滿是黃垢的牙齒。

子晴一臉錯愕地看著眼前的男子,他誰啊?不過剛剛那招還滿有效的

「我是趙兩二,茅山派的,小朋友你是哪一派的阿,剛剛從很遠的地方就看到一個火焰的法術,還滿厲害的嘛。」

他嘻嘻嘻的笑著。

雖然被救了一命是很好啦,可是看他這個樣子真是讓人卻之不恭。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一派的,不過你也還滿行的,謝啦

子晴回頭看了小胖一眼,終於有希望了。

再看看眼前這個不修邊幅的男人,實在是看不出來他有何過人之處,不過此一時彼一時,需要別人幫忙的時候還是要有禮貌一些。

「我叫陳子晴,情況你也看到了,幫我一下吧。」

被困在光柱中間的黑貓使盡力氣的不斷在裡面掙扎,發出轟然巨響,周遭的空氣也越來越冰冷,這時間點可以給這貓的陰氣簡直是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眼見光柱出現些微的裂痕。

「不要看我這個樣子,我可是茅山派的弟子,從我曾祖父那一輩之後就是一派單傳,雖然我們這派的學玩法術之後就注定與富貴無緣我也沒說我要學阿,結果我那個過世的老爸卻從小就教我法術,導致現在吃也吃不飽,餓也餓不死,哀

此時那個蓬頭垢面的男子深深地嘆了口氣。

黑貓長嘯一聲,光柱應聲而斷,剛突破獸柙的黑貓發狂似的朝著兩人衝來。

「別顧著廢話了!快幫忙。」

子晴大聲的說著,躲開黑貓的攻擊,抱著小胖將他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你這小鬼真沒禮貌

邊說著邊從黃色袋子裡拿出幾張寫滿文字的符咒,向前一丟,符咒乖乖地固定在黑貓的四周圍,光柱又再一次的出現,但這次黑貓的攻勢又更加強大,眼見又要再次突破封鎖。

子晴拿起剩下所有的黃紙,向前一丟,黃紙一靠近黑貓的身體又再次燃燒起來。

「火!

在半空中燃燒的紙片頓時火焰成長數倍,連結在一起。一條火龍出現在黑夜裡,將整個夜晚的街道照亮的有如白晝。

巨大的火龍纏繞在黑貓的身上,狠狠的吞噬著,牠痛苦的嚎叫,周圍凝聚的陰氣顯然對這火龍無效,仍舊是霸氣十足的火光四射,紅色的火焰滿滿的覆蓋在黑貓的軀幹,毫不留情地啃蝕著。

趙兩二看到這個畫面都忍不住驚嘆,從未看過如此華麗的法術,真想學學,這跟我們茅山的真的不一樣。他又從袋子裡拿出更多的符咒往黑貓的方向丟去,更多的光柱又再次出現。

黑暗裡,巨龍以及白色光柱的光芒,刺眼的出現在道路中間,發出照亮夜空的光亮。

 

空氣更冰了,像是暴風雪般的溫度。

兩道懾人的光芒突破萬道重圍,白色的光牆出現巨大的裂痕,在無數次的撞擊之後,破碎,消失在黑暗中,一隻巨大的黑貓從結界裡走出來,一個王者的姿態,黑暗中的王者。

長嘯一聲。

子晴和趙兩二渾身一顫,這怪貓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厲害。

黑貓低沉的聲音連周圍的空氣都在顫抖,黑色的身軀上,火龍像是小蛇一般攀爬在上面。卻對於牠來說,無關痛癢。

「我們好像把牠激怒了而且現在牠吸收了許多陰氣,又變得更加巨大了。」

趙二兩緊張的說著。

 

黑貓貓爪一揮,巨大的陰風化作利刃往子晴的方向撲去。

「盾」

在子晴的面前出現一個火焰的漩渦,擋下了剛剛的攻擊。

黑貓看了一眼那個火焰做成的盾牌,大口一張,發出淒厲的叫聲,瘋狂地往子晴的方向衝去。

巨大的爪子狠狠的打中火盾,那團防禦用的火焰頓時灰飛煙滅,子晴也被火盾被破壞時的衝擊力飛往後方數尺處,在地上打滾幾圈之後便傷痕累累,再無氣力站起。

 

趙兩二看到這般情景,也嚇傻在原處不敢亂動。

「這傢伙也太厲害了吧

黑貓轉頭看到趙兩二的方向。

「不妙

趙兩二瞬間拔腿就跑,藍白拖在地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救命啊!

但終究比不上黑貓的速度,牠一躍而上,便又來到趙兩二的面前。

「幫人,怎麼現在我好像快死了阿

他拚命的往袋子裡面翻找。

「難道真的要使用那招了嗎?

趙兩二從袋子裡拿出一張破舊的符咒,正要使出的時候。

黑貓身上的火龍開始凝聚成一團,開始旋轉,變得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球,壓在黑貓的身上。

「哇!好厲害,現在又是怎麼了?

趙兩二回過頭,看到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靠在一旁的牆柱上,雙手交叉,淡淡的微笑著,散發出一種天然的貴族氣息,一身的白袍在黑暗中顯得格外亮眼。往上一看,這少年所站的位置是一間茶坊,上頭一個老舊的招牌寫著「茗茶暗坊」。

這厲害的法術是他做的嗎?不可能,我完全沒有感受到他有使出任何的法術氣息,既沒有任何的動作也看不到他有念任何的咒語,就只是在一旁笑著觀看而已,但在這四周無人的情況下,除了他之外又不可能有第二個人在施法了。趙兩二在心裡暗囑。

「到這裡不會叫一聲?我這不就出來了嗎。」

少年淺淺的微笑。

「師傅

原來已經到了阿。

子晴看到這個少年之後便身子一鬆,沉沉的睡去了。

 

巨大的火球壓在黑貓的身上,而這妖孽仍舊不放棄地吸取陰氣變得越來越巨大,但是火球卻像是有生命一樣的隨著黑貓的增長自己也增強旋轉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大,最後黑貓只能四肢癱軟趴在地上嚎叫。

趙兩二看著這個少年,他依舊是笑笑地看著局勢的發展,雙手交叉,一派自若地靠在牆柱上,輕鬆的像是在看一場表演。

在這傢伙的面前,這貓竟然真的就乖乖的趴下了,剛剛的那些在此時看來都不過是魔術般的表演,這個人,很危險。趙兩二在心裡面暗道。

巨大的火球突然向兩處延伸,火焰頓時展開,出現兩隻蓋天的翅膀,熊熊烈火在黑暗中燒著,那隻黑貓被浴火的鳳凰一腳踏在地上動彈不得,只能發出求救的呻吟。

雙翅一拍,赤紅的火焰包住黑貓的身體,形成一個向上的火焰漩渦,火焰鳳凰隨著這火焰扶搖而上,原本被踏在腳下的黑貓頓時煙消雲散,只留下地面巨大的圓形焦痕。

 

穿著白袍的少年走到子晴的面前,一手將他扛上肩,再將一旁的小胖也一併丟到另一個肩上,雙手扛著兩個大男人氣定神閒地走回茶坊。

「剛剛那是你做的嗎?

趙二兩緊張的說道。

少年清澈的雙眼看到這個蓬頭垢面的男人,眉梢一緊,笑了笑,不理會趙二兩的問話逕自走向門口。

「欸!我在問你話,還有那兩個人沒事吧。」

趙二兩一步跟了上前。

「茅山的,我勸你不要進來。」

趙二兩感覺到在這少年的眼神中透出一絲殺氣,卻又在瞬間將之掩飾,慢慢地走進茶坊。

被那一瞬間的眼神驚嚇,趙二兩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看著少年離去的背影。

 

「羽蝶,子晴受傷了,拿些藥來。」

將子晴和小胖帶回屋內之後,嵐便開始治療工作。

看了一眼一旁的小胖,心中微微一嘆,這個人的魂魄只剩一魂一魄了,要救他可能需要費很大的功夫。

一旁擺放著許多的茶罐,裡面裝的的嵐從很久以前就收集來的治療用茶,還有許多中藥材。

從很古早的時候,就已經將茶列為中藥材的一部份,其中更有不少的種類是可以治病的。

簡單的幫子晴做好治療之後,嵐起身往門外走去,看到趙兩二賊頭賊腦的站在門外。

看到趙兩二一身的乞丐裝的窮酸,嵐輕輕的一嘆。

「都過這麼久了,怎麼我還

 

「你怎麼還沒走。」

「我沒地方可以去,想說在這裡等到天亮之後再走。」

趙兩二搔搔鼻子。

「哀進來吧,你叫什麼名字。」

「趙兩二,感謝你啦,今天晚上終於有地方睡了。」

趙兩二笑嘻嘻地走到屋內。

「不過只能睡地板。」

嵐冷冷地說著。

 

隔天一大早,子晴眼睛微睜,一眼看見滿頭亂髮的趙兩二。

「媽呀!有鬼!

被突然驚醒的子晴嚇到,趙兩二也跟著大叫。

「沒事看到我就這樣大叫幹嘛啦!

「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個人叫我進來的阿,你都已經睡了這麼久了,想說你應該要起床了

他指向一旁正泡著清茶的嵐。

「師傅

原來昨天被師父救了阿

對了!小胖

「師傅,小胖他現在怎麼樣了。」

「快沒命了」

嵐輕輕的啜了一口茶。

「快沒命了?你怎麼不救他!

子晴緊張地大吼。

趙二兩在一旁看著這兩人鮮明的對比,一個是神態自若氣定神閒,另一個則是一醒來就聒噪不堪,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怎麼一起活在同一個屋簷下的。

「快沒命了,我又沒說救不活。」

依舊是淡雅的笑著。

「還有救?師傅你救救他吧,畢竟人家也是因為我才會變成這樣。」

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小胖,子晴的鼻頭一酸。

嵐清澈的眼瞳看著子晴的模樣,又飲了一口茶,將手指向趙兩二。

「叫他救吧。」

「我?

趙兩二用指了指自己。

「這個人怎麼可能有辦法救,師傅你別開玩笑了,他連妖貓都跟我一樣搞不定了」

子晴一臉鄙視的表情看著趙兩二的乞丐樣。

「開玩笑,昨天要不是我看我沒有出馬的餘地,不然那隻小貓早就被我幹掉了。」

趙兩二不甘示弱地回應著。

「你還敢說,原本還以為出現救星,結果只是個兩光道士。」

 

「茅山的,這個人他只剩一魂一魄,把他的魂魄找回來,應該會吧。」

嵐輕輕的一說。

趙兩二心中微微一顫,在學過的茅山術裡面的確是有一招是可以招魂的,可是他怎麼會知道?這應該只有我們自己人才會知道的阿,看他也不像是茅山派的,怎麼一回事。

「招魂術,這招我會。」

「晚上的時候把他的魂魄找出來,就這樣。子晴,你也換換衣服吧,上班時間到了。」

嵐收拾著茶具,慢慢地起身,這個少年的一舉一動都像是微風一樣,讓人感覺有一股輕鬆的氣息。

趙兩二看著眼前的少年,心中不斷的猜想這人的背景。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