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語
究竟一個人可以待在另一個人的回憶裡多久?

 

我在紙上寫下想念的字,是不是寫個一百次,那個人就會出現在我面前?






大海的聲音在我耳際呢喃,這裡的風很冷,音樂,很好聽。


這幾天,雨下得很慢,很慢,像是在等著誰,深怕一不小心,就把雨下完了。這樣,那個想看雨景的人,就只能失望的,站在那裡。
這樣,就太難過了。


坐在堤岸上。
我聞到大海的味道,鹹鹹的好像淚水。
這裡的背景音樂,很美,是一個很輕柔的聲音,我想像著那女孩的樣子。
或許是長髮的氣質美女,也或許是個短髮的開朗小妹。
情緒多的,滿溢,然後流向大海。
這條河水究竟裝載著多少人的淚水,才讓他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流向河口,自由的進入廣大的海洋?
究竟是這音樂使我像個詩人,或是因為我的情緒,才讓這音樂成為了詩。


得到的,太多,讓我不知所措,直到回過頭後,才發現,失去的太多,再也無法回頭。
再也,無法回頭。


海浪不斷地拍打河岸,有著一定的節奏。
我聽。
自己內心的聲音,很凌亂,與這些音樂還有風裡的味道,真是不搭。
走下階梯,離開海風的侵擾,我順著碼頭小路,找尋著那聲音。


思念,是一種藥。
讓人心碎的藥。


我思念著那個聲音,或許是愚蠢,但我還是很想知道,那個聲音的主人是誰。擁有這充滿蒼涼哀傷的聲音,這人,一定很寂寞吧。我是如此想著的。


「你是?」
那聲音的主人說著。
「思念妳的人。」
我說著。
「為什麼思念我?我們並不曾見面阿。」
她說。
「思念一個人,並不表示一定要見過面。就連每天都在一起的人,就算站在面前,也會思念對方的。」
她不再說話,店裡面的小提琴聲悠揚的起舞,依舊是那種憂傷的味道。
「可以告訴我,橋上的景色是甚麼樣子嗎?因為我的腳不方便,小時候就斷了。」
過了許久。她終於開口。




橋上,有妳的聲音。
我如此說著。
在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再一次的,這本書。我翻下一頁雨。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勇之助
  • 是否是在懷念甚麼
  • 瑜之角落
  • 一頁雨是不是一頁書的兄弟阿(ps 有看霹靂布袋戲的就知道)
  • 不要有這麼沒水準的回應,而且「一頁雨」是我部落格獨特的分類。

    風之全 於 2011/10/01 12:02 回覆

  • 瑜之角落

  • 你不懂我的幽默欸
    而且霹靂布袋戲是台灣傳統藝術(哪會沒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