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在茗茶暗坊裡面,天辰嵐和那位被子晴救起的女孩面對面坐著,在他們中間則是猥瑣的趙兩二,正對著那兩人擠眉弄眼。

 

趙兩二看看嵐。

面無表情,只是直視著對面的那個女孩,不說一句話,連擺在茶几上的茶壺都沒去碰一下,裡面的東西早就已經涼掉了。要是平常,嵐是根本不可能做這種糟蹋茶葉的事情。

轉過頭看看那個陌生的女孩,杏眼小嘴,長髮披肩,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氣,看起來年紀不過二十幾歲的小女孩。

那壺茶已經過了喝它的時辰了,味道應該已經沒有那麼好了吧。

他偷偷的伸手過去,想一口氣就把那壺茶水給喝完,畢竟這裡的東西他是清楚的,都不是隨便都找的到的上等貨,儘管是已經涼掉的茶葉,也還是有一定的風韻留存。趙兩二忍不住「手癢」想要偷拿過來品嘗一番。

眼見手就要碰到那壺茶了,卻被嵐一手壓住。

「我說過,沒有我的同意別想在我這裡喝到一滴水。」

嵐的眼睛沒有看著趙兩二,還是看著對面的女孩。

而對方則是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經過了許久。

「你幹麻一直看我啦!

那個女孩終於忍不住大叫。

「你不會是對這個小女孩有意思吧,別忘了你有老婆了喔,而且我看你老婆應該已經是天下最美麗的美女了,別太貪心。」說完拍了拍嵐的肩膀,結果被白了一眼。

趙兩二的狗嘴依舊是吐不出象牙,聽到那他說的話,那女孩也受不了瞪了他一眼。

「我、我又說錯甚麼了?」趙兩二一臉無辜。

「我只是在想要怎麼處置妳而已。」嵐皺了眉頭,看著那女孩。

因為人是子晴救的,自己只不過是「順便」把她帶回來,而現在子晴人又不知所蹤,只好像現在這樣乾望著她,不知該如何是好。也不知道怎麼送她回去,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看見嵐一臉無奈的表情,這時趙兩二才發覺嵐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沒有感情的動物。難得見到嵐一臉手足無措,心裡面就覺得好笑。

「妳叫什麼名字啊?

趙兩二笑盈盈地說著。

故意用眼神向嵐示意一下,彷彿是在教嵐如何「說話」。

這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傢伙,果然完全不懂得如何和別人溝通,趙兩二在心裡想著。

「吳雨霏。」

「很不錯的名字,細雨霏霏,很美。」

「謝謝你。」她笑著,像花開放一般。

 

像在濛濛細雨裡的花。

 

小小茶館裡面,趙兩二和雨霏兩人愉快的談天說地,而可憐的天辰嵐只能喝著涼掉的茶水,乾等著子晴歸來。

這死徒弟,快給我回來啊,家裡面越來越擠了!

 

5

 

大雨傾盆而下,將城市裡的烏煙瘴氣洗刷了一番,地面上滿是泥濘,市中心最為繁華的地段此時變成了廢墟,像是被炸彈轟炸過一樣,一片狼藉。復原工程因為這場大雨而停擺,那巨大深陷的洞也被這場雨給填滿,變成一個湖泊。周圍停靠著幾台無人的挖土機,還有那些在現地場勘的人員,現在正在苦惱著雨停之後該如何開工。

 

一個男人走向施工地點。

 

在那裡站著一個工人,正望著那個大洞愁眉苦臉。

 

「請問一下……

那人向工人問了一個地點,大雨將他的聲音蓋過,一片霧茫茫的白色,前方的景象只是模糊不清的畫面,過大的雨水打亂了這城市。

瘋狂的下著,毫無減緩的跡象,街道、房屋、路上的行人和車子都隱藏在大雨底下。

兩人為了可以聽到對方說的話,都拉大嗓音並靠近對方一點。

那個人似乎是初次來到這座城市,對這裡的方位都不甚了解,問了許多路段以及地標。不過就算是當地人,在現在這種時候,也都是一團混亂,這裡的街道都已經被打亂了。

經過一陣談話之後。

 

「謝謝。」那人很有禮貌的說著。

 

天上響了一聲悶雷。

 

亂七八糟的雨,亂七八糟的街道,亂七八糟的車流,亂七八糟的城市。

 

那人遠離中心的大洞,向著遠方前進。

泥濘的地上留下他深深的腳印,一點一點的,然後被大雨沖刷掉。

模糊的身影消失在白色雨幕之中。就像是這城市,慢慢地消失。

 

施工的地點。

一具黑色的乾屍躺在地上,褐色的泥水從它的身上流過,被雨水沖刷掉,然後被泥水掩蓋,如此不斷地拍打反覆,終於消失在過多的汙泥之中,被深深地掩埋,然後,腐敗。

 

6

 

頹靡腐敗的生活在黑色的角落裡被十足的表現出來,所有的一切歡愉、喜悅都在白色煙霧裡面,顯現,然後上癮於那些自己認為最為享受的世界裡。

 

酒店,夜半。

 

待在這裡的時間越長,就越不想離開,最後深陷在泥沼之中,連大聲求救,都忘了。

子晴已經在這間酒店裡待上好幾週了,每天不是喝酒度日,就是看酒保表演特技,生活一成不變,卻也沒有因此而感到無聊想要離開。

反而有種上癮的感覺。

 

今天魍魎不知從哪裡帶來了一堆菸草,發送給那些新來沒多久的成員。

他將菸草包在一張紙裡面捲起來,放在桌上敲個兩下之後,刁在嘴裡,點上火,白色的煙霧便從嘴巴裡面跑出來。他笑著看那些嘗試吸食的人,那種表情子晴已經看過很多次了。那是得手的表情,一臉的狡黠以及滿足,那是魍魎個人唯一的興趣,那些人過沒多久就會被送到地獄去了,子晴心想。

那個味道子晴知道,是大麻,以前曾經逮捕過幾次毒販,有看過成批的大麻被種植在溫室裡面的情形,也看過那些毒癮者吸食的情況。那真可以說是地獄,看著那些戒毒的人,一個個眼窩深陷,眼球布滿血絲,身形消瘦只剩下一副皮骨,卻只是不斷地想要吸毒,那種被欲望驅使的人是沒有自己的意志的,只是一昧的「想要」。

不知道是在這裡待了太久,還是自己根本無心去管魍魎的所作所為,看著那些一批批被帶進來的人,然後又一批批的人不知被帶往何方,自己的心裡面竟然一點同情的感覺都沒有。

甚至覺得那些人是罪有應得。

因為有欲望才會被鬼魅纏身,也因為自己無法去克制自己的慾望,才會墮落。

子晴笑著,想起剛見到魍魎的情形,那個醜陋的模樣或許就是自己內心慾望的展現吧,而那個身穿西裝的翩翩男子則是包裝過後的誘惑,如果不是達克的出現,自己恐怕也無法克制住自己墮落的那一面,最後淪為那些吞雲吐霧一類的人。

但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似乎也差不了多少,漸漸的,都快忘記自己是誰了,只是意志消沉的待在這個地方。

 

坐在角落的那位「天使」,一身白色的光環,總是坐在同一個位置,一坐就是一個晚上,桌上的杯子裡面只有裝著清水,但是從沒見過他碰過那杯水,他只是一個人安靜的坐在角落不說一語,只有魍魎偶爾會過去跟祂搭訕,只是老是吃閉門羹就是了。對方根本不想理他,大部分是魍魎自己在一旁說的很開心。

不知怎麼的,那個人在這小酒館裡面,或許是那一身白的關係,在這裡總是讓人覺得刺眼,那是個突兀的存在。

 

門被打開了,子晴微閉的雙眼看向門口。

 

「你,給我過來!

闖進來的人,是達克,他怒氣沖沖地走到子晴面前,一手拉住他的衣領,將他抬起。

遇到達克現在的情況,子晴緊張的晃動自己的四肢,卻碰不著地。

「你……幹什麼……快喘不過氣了……

達克紅色的眼睛怒視著子晴。

「你這傢伙快給我振作起來!」達克大吼。

「我很振作阿……」子晴心虛。

「鬼才這叫做振作!

他奮力的將子晴甩在地上。

「你師父一定會恨死我了。」他看著子晴那張頹靡的臉。

 

「你,跟我出來。」達克嘆了一口氣,然後瞪了他一眼。

子晴只好乖乖地跟了上去。

 

走在達克的身後看著他的背影,這才發現他真的很高,整整高出子晴一個頭,寬大的肩膀給人一種很安心的感覺,但那一身的漆黑卻又讓人不敢向前。看著這人,一想到他是邪惡的魔鬼,便會讓人不寒而慄,但看在子晴的眼中,卻是滿滿的孤單。

 

這周圍像是有著某種結界,將酒館與外界的聯繫全都打亂,只有「想來」的人才到的了,也只有「想走」的人才有辦法離開。

跟著黑色的背影前進,周圍的景色正不斷的變換著,腳步越來越快,而那些景色和第一次到來時完全不同,完全是陌生的景色。

 

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細雨霏霏。

 

「原來外面在下雨阿,在酒館裡面完全沒有感覺。」

「那裡和外面這裡是完全不同的世界,這裡才是屬於你的世界,你別忘了你是誰。當然,我也只是要給你師父一個交代而已,不然我才懶的理你這個沒用的廢物。」達克冷冷的說著,聽在子晴的耳裡是多麼的刺痛阿。

沒用的廢物,就是現在的我嗎?

 

街燈的光暈在微雨裡面搖晃,子晴的身體慢慢的,淋濕了。

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心點,感覺真的好孤單。

 

「為了讓你可以活過來,所以我想讓你見一個人。」

「誰?

達克用手指著前方那條道路。

「天……

子晴暗叫。

 

前方的道路上到處都是一團團黑色的東西,有些正在不斷變大,甚至還有部分開始吞噬其他的黑色物質,那些是人類黑暗的一面,將白日殘留下來的不淨散佈到夜晚的道路上,然後像是蟲一樣,一團團的蠕動。

在發生災難之後人類難免會產生許多不好的念頭,而那些穢物就集中起來,變成此般模樣。而讓子晴驚訝不是如此。

前方道路中央,一個人正搖搖晃晃地從遠方走來。

他駝著背,疲憊的腳步正賣力的向行走,蒼白的臉,滿臉的鬍渣,看的出來已經很久沒有好好清理了,而那雙眼睛則是泛著膽黃,毫無生機。在他的背上,長出一團黑色的物質,在他身上生了根,那團黑色團狀物的上方則是長出一段細長如同植物的莖的東西,頂端則是一個未開的黑色花苞。在他的身後,跟著好幾隻紅色的蝴蝶,那是地獄來的血蝶,等待花開的時候,可以吸取這人的精華。

 

「這人你認識吧。」

 

署長……

子晴紅了眼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之全 的頭像
風之全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