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橘紅色天空,似血的紋路詭異地在橘色天際裡翻轉,有時像是蛇,有時像是河,再添這不尋常的氣息。

但,過了這麼久,再怎麼不尋常,也都正常了。

 

沒有白天黑夜的世界。

 

土色帳篷在這廣大的地表,任由飛沙走石的侵擾。

群聚,也是保命的方法之一。

 

這古老的民族,早在歷史之外,卻仍舊安靜地在這紛擾的世界上存在著,不具有存在感的存在著。

歷經幾代的遷徙,最後尋找到此地,累了,只好停下來。

一停就是幾百年的歲月。

遙遠的前方,是他們傳說裡的應許之地。

卻早在遠早遠早的時候,便被異族給佔據。

在前幾代的先人的犧牲之後,他們學會的教訓告訴他們,回去,是癡人說夢。

 

在眾多帳篷的中心點,那是所有權力的核心。

是這民族的長老所居住的地方。

 

圓錐形土色的帳篷,在外編織著美麗的紋路,細看那些線條才發現那是由一堆細小的文字所組成,那是先祖所流傳下來的咒文。

在那裡面的空間,遠比外表所見還要大得多。

帳內放著一張矮桌,桌上是一張畫滿圖騰的古老皮革。

長老和一群人圍著這張桌子靜靜地盯著那張圖騰不說一語,在這之前才剛經過一場激烈的辯論大會,此時,只差長老的一句話,便可以改變整個民族的未來。

 

圖騰裡,有幾處地方冒著火焰,那火焰已經燒了幾百年了,仍舊在那燒著。

微弱的火光照在帳內每個人的臉上。

大家的眼睛都看著圖上一處特別微弱的火焰。

那個位置的圖騰上,畫著複雜的圖樣。

那是一座城,那些歪歪斜斜的線條組成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城。

中央冒著火焰,但和其他的火焰相比,那座城的火焰微弱了許多。

 

那裡就是應許之地。

幾百年前,先祖們就說了。

有一天,大家都回到那裡。

 

一路踏著帶血的屍體。

 

「是時候了……」老者發出充滿威信的聲音。

這句話使得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振奮。

等這句話,等了多少年了,世世代代的子孫繁衍,等的就是這天。

 

那張古老的圖騰捲起,放回乾淨的架上。

長老緩慢地站起,背起身後那把長弓。

 

慢慢地走向帳外,兩個年輕人為他拉起帳門。

外頭依舊是橘紅色的天空。

長老的白色長鬚任由風吹著隨意飄盪。

手臂上是古老的圖騰刺青,那是他自幼就被刺上的榮耀,只有真正的戰士才配擁有的符號。

那天,他徒手殺了一隻惡魔。

那天,他六歲。

但現在的他,已是滿頭白髮留著長髯的老者,背負著一族的族民。

 

他拿起背上的箭筒裡的一隻黑色羽箭。

!

所有人都驚於長老那神速的弓法,從拿箭到上弓,其速度快到肉眼無法跟上,等回過神來的時候,箭已出弓。

遠方百餘尺。

一隻巨大黑色的惡魔痛苦的倒在地上,胸口插著一隻黑色羽箭,牠巨大滿是肉瘤的雙手在身上胡亂地耙著。

黑羽瘋狂的伸長,將那隻巨大的惡魔緊緊的纏住。

黑色的荊棘深深的刺進肉裡。

 

那隻惡魔就這樣被荊棘覆蓋全身,連發出痛苦的嚎叫都來不及就被長刺穿透全身,一處碰到地面,荊棘持續不斷成長深根地底,吸取著惡魔的養分,直到牠化為塵土。

 

眾人吞了一口口水,這人,還是個戰士。

老人抬頭看著這片天空,想像著孩時的色彩,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就算了吧。

 

帳篷營地外。

是一圈又一圈的黑色荊棘所圍成的保護牆。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