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小廟,紅磚砌成的小房,裡頭坐著一尊老者的像。

 

一個臉上帶傷的男人,立在廟前,雙眼炯炯有神,手掌正發著藍色的光芒。

一股憤怒的氣息散發在其周圍,熙來攘往的路人全都避開這個是非之地,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這裡會發生可怕的事情。

連路邊的野貓都知道趕緊逃離。

 

!

 

轟然巨響。

原本的小廟瞬間變為一堆瓦礫。

 

他臉上帶著笑容。笑得極為醜陋。

 

「啊!你把這裡搞成什麼樣子啊。」

一個有著一頭咖啡色頭髮的少年飛奔到那堆瓦礫裡面,不斷的翻找,雙手在土堆裡面挖著。

「你沒事幹嘛亂打啦!你看這裡都被搞得亂七八糟了……」他看也沒看那個危險的男人一眼,歇斯底里的亂罵著。

不久,他挖出了一株小樹苗,被壓在瓦礫堆底下,樹身焦黑,看來是活不成了。

「真糟糕……」那少年用手撫了一下樹苗。

神奇的,原本焦黑的部分慢慢地脫落,露出完整無瑕的樹皮,細枝上也慢慢地發出綠芽。「要乖喔,不要怕,有一天你也會長大的。」少年對著樹苗自言自語,說完之後轉身看著那個男人。

 

「你這人怎麼這麼粗…..」少年話未出口,一陣勁風襲面。

脖子被那個男人掐著,雙腳離地。

「祂在哪?」可怕的聲音從男人的喉間發出。

身體被抬起的少年雙腳不斷地踢著,卻怎也碰不著地面,

「誰……!」他痛苦的掙扎。

男人不語,手上隱隱發出藍光。

感受到危險的少年猛一踢擊往男人臉上的傷口攻去,男人痛苦地將少年往一旁一丟,掩著面狂吼著,像是一頭發瘋的野獸。

 

「我認得你,你就是那個差點被送到地獄的混帳……」少年摸了摸脖子,現在還會覺得麻麻的。

男人抬頭看著他,弓起身。

這個看起來如此年輕的少年,並不簡單。

 

消失!

 

電光疾馳,一記猛拳撲上。

 

「好快!」少年大叫。

這人是被稱為雷帝的男人。

 

少年用左手肘接招,架上猛攻過來的重拳,右手順勢打上男人臉上的傷疤。忽地,胸口一聲悶響,帶電的快腿轟然而來,少年身上的衣服被一瞬間的高溫燃盡,露出肚子上可怕的焦疤。

拍了拍身上的灰,少年怒視著。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莫名其妙啊!

又是一陣急攻。

瘋狂的雷擊從少年左方攻來,高溫熱的臉頰通紅,急勁的風壓混著高溫發出及強大的殺氣,這招充滿殺著,毫不保留的將最強的雷擊發揮出來。

 

「你,跟上面那個混帳一樣。」

一道土牆將少年和雷帝分隔開來。

厚重的土牆中央被擊碎一塊焦黑的大洞,雷帝的拳還閃著藍光發著焦黑的煙,怒目圓瞪。

空氣中瀰漫沙塵。

「一樣混帳!

土牆瞬間變型,像是巨型黏土,將雷帝的拳緊緊包住,捲上整隻手臂。

一股強大的力量緊收。

雷帝痛苦地大吼。

如果這時不趕緊掙脫,將會賠上整隻手臂。

少年手平舉半空,只要他手一下令,便會血花四濺。

但,少年猶豫了。

溫柔的本性並無法讓他做出這種殘暴的事情。

捲起的泥土現已堅硬如鋼,不論雷帝如何怒吼都無法掙脫。

 

瓦礫堆的樹苗微顫,像是害怕這場可怕的殺戮。

 

少年轉身。

就這樣吧……

 

但在戰場上。

婦人之仁,帶來的將會是……

 

粉碎。

煙塵四濺。

三叉戟帶著電光舞動,四周雷鳴四起,一陣電龍捲肆無忌憚地狂舞。

地上三道裂痕疾風而去。

其勢如千軍萬馬奔騰。

 

戟尖直指咽喉,毫不保留的殺意。

 

「媽呀!」少年背後傳來涼意。

這人的殺氣也太重了!

 

空氣在震盪,爆炸性的震盪。

 

重戟停止。

原本的藍色光芒也在一瞬間消失殆盡。

 

煙塵散盡。

 

雷帝順著戟尖看過去。

一個巨大如鳥的爪子擋在前方。

爪上有著深深的皺褶,利爪如鋼,沉穩地接下這擊,並隨即化去戟上的電壓。

那爪,有雷帝一整個人大。

三叉戟此時對它來說只是一根小刺。

 

「原來就是你啊。」雷帝嘴角上揚。

 

爪的主人,身軀無限延伸蓋滿整個視線。

那是隻土色巨龍。

龍的眼神裡帶著哀傷。

 

「吾乃福德,何苦生死相逼?」從巨龍的巨大的喉裡發出低沉的聲音,那聲音使的地面微顫。

巨龍半身隱沒在地底,只留上半身在地表之上,但那高挺的身軀卻也遮蔽了眼前視線所及。

 

雷帝嘴角上揚。

 

那圖騰上畫的就是祂,只要打倒祂,就可以一洩心頭之恨。

那渾沌的黑暗已經將雷帝的心思都放在復仇之上,現在的他,只知道破壞!

 

「對,殺了祂,便可以洩恨。」心底的聲音如此說。

 

雷戟一掃天崩地裂。

他順著龍身向上飛奔,一路用帶著強烈電壓的三叉戟掃過龍身,觸碰到堅硬龍鱗的地方燃起了火花,短暫但強烈的火花四處冒起,緊接著是轟然巨響,他的雙眼布滿紅色的血絲,嘴裡不斷的吶喊。

但,對於龍來說,這些攻擊就和搔癢沒有什麼兩樣。

龍身一個翻滾煙塵漫天,那些雷擊火焰都被隱沒。

那身軀過於巨大,一個翻身就使得周圍的建築物都跟著搖晃起來。

因為驚動到建築物,龍的動作變得緩慢,停下了激烈的滾動。

 

祂,不想破壞人類的結晶。

 

雷帝閃身躲過巨龍激烈的翻滾。

腳一落地,正準備進行下一步進攻的時候,雙腳卻有如岩石般堅硬,動彈不得。低頭向下一望,大驚,雙腳被底下的泥土給覆上。

身體正在慢慢的下陷著。

被硬拖下去。

 

那龍看著下沉的雷帝。

祂的眼裡滿是哀傷。

仔細一看,這巨龍的身上傷痕累累,四處是可怕未癒合的傷口。

胸前更留下一個黑色的創疤。

祂並不想戰鬥。

儘管身上滿是戰鬥過後的傷痕。

那是抵擋無數次外來攻擊的證據。

祂是守護神。

這片土地的守護神,守護著古老時候的約定。

 

看著身形龐大的怪物,雷帝漸漸的下沉,自己終究是凡人。

 

「看著祂!

 

耳際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

 

這聲音,很熟悉。

 

是阿!是那個「渾沌」的聲音。

 

那隻滿是傷痕的巨龍,長鬚下垂碰到地面,巨大的身軀看來非常疲累,胸口快速的上下起伏著。

 

祂,很虛弱!

 

手中緊抓著三叉戟,發著藍光。

眼中看準目標。

「雷箭!」手中武器向前一擲。

三叉戟包覆著電氣,那四處發散的雷壓產生強烈的高溫,使的原本的戟身變得更加巨大,像是一道旋轉的飛箭穿過。

一道電龍卷穿過那個顯而易見的傷口。

 

龍鳴震碎了大樓玻璃窗。

 

下沉停止了。

猛地一起身,周圍的泥土輕易地粉碎。

雷帝半跛地看著痛苦掙扎的龍,笑著,笑著。

 

「你這白癡!

黑色的煙霧撲上,雷帝被突然的襲擊撲倒在地,雙肩被兩隻蒼白的手掌壓制著,眼前是蒼白的面容,醜陋的將驚恐表露無遺,祂慌張地東張西望,像是害怕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那是魍魎。

「老大!壓制住了!

巨龍胸口的傷口上,插著冒著電氣的三叉戟,現在正痛苦地在地上打滾,無數個建築物都被破壞,地表也出現巨大的裂痕。

達克站在巨龍面前。

疾步而上。

一手將戟拔出。

鮮血如湧泉般冒出,一陣龍嘯長鳴,連天上的雲都被震得粉碎。

看見傷口不斷冒著鮮血,達克手上冒出黑煙,趕緊向前試圖壓制住那不斷冒出的血液。黑煙湧上。

卻,有另一股力量也在蠢動。

 

咖啡色的瞳孔緊縮。

在黑煙觸碰到龍身之前,有一股同樣是黑色的氣體從地底的裂縫湧出,那黑並不純淨,充滿著混亂的氣息,那種厭惡的感覺襲上龍身,卻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任由它蔓延。達克的黑煙被硬生生撥開。

 

「這什麼啊!

 

想要上前卻見不著,滿滿的煙霧將龍身整個覆蓋。

短短幾秒鐘的時間,煙霧散去。

留下巨大的龍身。

原本激烈起伏的胸膛停止,咖啡色的眼瞳被眼皮蓋上,傷痕累累的身體看起來更加的黯淡。

祂,不動了。

 

「完了……」壓在雷帝身上的魍魎顫抖的說著。

 

大地哀鳴。

高聳人造建築紛紛倒塌,街道斷裂,四處慘叫聲不斷。

 

「地震了!

「怎麼搖的這麼厲害?

「天啊!

「媽……媽媽!

 

哀號遍野。

達克站在龍身旁,看著趨緩流出的血液慢慢的凝結。

來不及了。

 

四處是龜裂的土地,大地不斷的搖晃,電線桿建築物,一切立於地表的東西都無法免於災厄。

從死去的龍身周圍底下開始,土地的顏色變的黯淡,之後無限蔓延。

整座城市被乾涸漆黑的土地佔領。

恐慌在城市裡蔓延。

 

「世界末日到了!

不知何來的聲音,但這句話卻慢慢的從每個人的口中傳來。

 

「人類阿......真是可悲的生物,只活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裡面,就以為是全世界了。」達克踩在黑色的土地上,抬頭看著天空。

橘紅色的天空。

像是染缸一樣,紅色的詭異紋路染遍整個上空。

 

 

瓦礫堆,小樹苗。

瘋狂生長。

 

都市的保護消失了,其外的黑暗勢力也蓄勢待發。

 

 

 

「還是到了,這天。」嵐走出店門,抬頭看著。

「也該出門走一趟了。」

 

天邊。

高聳入雲的巨樹,粗壯黝黑的樹幹立於天地之間,將天與地連接起來散發出不詳的氣息,其枝葉茂密。

底下。

是黑色的陰影。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