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像在看我。)
(她是不是在注意我。)
(我是不是被她發現我在偷看她?)
(這心跳的感覺是?)
(這是我們第一次說話。)
(如果可以再靠近一點。)
(笨蛋,下雨了還不撐傘。)
(這是我們第一次......)
(為什麼?)
(我知道了,希望我們都可以過得更好。)
(這樣,就很好了嗎?)
(這裡我們曾經來過。)
(好想妳。)
(這女孩和她比起來......)
(好想妳。)
(這是她送的禮物。)
(好想妳。)
(她現在好嗎?)
(她現在在做什麼?)
(好想妳。)
(好......想妳。)

「晚安,妳聽的到嗎?」

他還在做夢,在那雲朵上方吃著棉花糖笑著。
永遠都不會響起的鐘聲,將會在末日之時安靜,這他是知道的。
童年的自己總是過於老成,長大後卻成了幼稚,而他卻很想對大家說:朋友阿,我沒有變,變的是你們。
但又有何用呢?
最大的願望就是永遠都是這樣,但大多數人都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又有誰是真的想要如此?

說不想是騙人的,依舊有些期待那句簡單的問候,每當天上下起雨的時後。
想起那些日子,幼稚的妳,老是忘了撐傘,而我都剛好有帶。

於是我們只好在那狹小的空間裡壅擠。

知道嗎,就在剛才,有一瞬間的我,有種想對你大聲祝福的衝動。當然只有一瞬間。

一切都打破了,當男孩打破了那條界線之後,剩下了就是倒在地上的沙粒,而時間也在同時靜止在沙漏碎了的那一瞬間。一切都打破了,包含男孩本身。
就在下定決心之後的男孩也在同時發現自己的怯懦,然後他也只能愣愣的盯著螢幕許久許久,睡了吧,但又擔心等到陽光曬到他的臉頰時,所有累積起來的能量將會在同一時間蒸發殆盡,那些勇敢的膽量將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是害怕甚麼呢?早已經沒有時麼可以失去的男孩卻還是莫名的害怕。
噓,這是秘密,就在男孩聽完一首很甜美的歌曲之後他深怕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正在聽首很棒很棒的音樂,他想將這聲音用身體上的每個細胞去保存他,但是他卻只記得──我對你有那麼一點感覺,我還是猜不出你是誰。
「或許只有文字,也只有文字,當時妳所珍愛而我所鄙夷的,現在成了我的武器,卻毫無用武之地。」
男孩寫下這句話,然後用力的打一個叉。
因為他要用自己的嘴,說出自己想說的話,超越所有文字的話。

對了,男孩等了三次的鈴聲響起之後就關了電話,在那之前的掙扎與困頓也在一場場的夢裡面獲得了滿足,這次真的期待過了頭,他不知為何笑了,卻在醒來的時後發現自己的枕頭已經被眼淚給淹沒。
沒有任何的回音,一如以往的沉默,一次次的刺痛的那種感覺永遠都不會習慣的,永遠也不。
期待的一句話永遠也不會來,他在心裡對自己說,但在之後的之後呢?誰也不會有答案,不論在每一次之後,總是對自己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他總是永遠留著一句話想要傳達出去,喉頭卻總是哽咽,當然,不會有任何發聲的機會的,連句再見或妳好也沒有。
是的,一如以往,他又一次的對自己說:
這是最後一次欺騙自己。

他還在做夢,夢見自己還是一個孩子,簡單的,將糖果罐裡的糖果塞到嘴裡。
好酸!
這是檸檬口味的啦!


──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