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了一扇門,結果遇到了另一扇門,再由這扇門通往下一個,直到我在門與門之間迷失了方向……」

 

牆上的時針與分針一起走到了十二的數字上,小木屋時鐘裡,不知打哪裡來的啄木鳥從裡面跳出來,學布穀鳥叫著。是什麼樣的衝動讓這隻木鳥想要學其他鳥類的叫聲?還是現在鳥類也開始流行多元語言了?但他只是隻木鳥啊!整天胡思亂想的結果,就是讓自己遲早會瘋掉。

 

外面正下著雨,劈哩啪啦,像是好動的孩子,不斷地拍打窗戶,我望向玻璃窗,好險沒有激動到把窗戶打破,那麼就隨他去吧,反正他在外面我在裡面。

不過……那個「他」是誰?

現在的我,坐在椅子上,面前是個小茶几,茶几上面鋪著格子桌巾,上面擺著剛才沖好的咖啡。這正是我在午夜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喝咖啡。而現在剛好多了一件事情,看雨。

喝點咖啡,將剩下一半的咖啡杯放到茶几上,起身走向玻璃窗。

一推開窗戶,冷冽的風撲面而來,隨之而到的就是冰冷的雨水打到臉上。

眼睛進了雨水,以至於我所看到的世界變得模糊不清,街燈都變成一團團金黃色的光球,筆直街道也扭曲成了無數線條。我揉揉眼睛想將雨水擠出來。

模糊。

再揉一揉。

模糊。

再揉!

所有的東西都還是像在水裡見到的一樣,全部糾結在一起!天啊!我的眼睛是不是出事了?

我趕緊回頭試圖摸索回到我的房間,卻發現身後空無一物,所有的東西都扭曲成一塊,光線、形狀、還有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我的手摸不到任何的東西。對!我剛剛站在窗戶邊,所以我應該一伸手就可以摸到窗戶才對!

我試著將手伸出去,前方卻是空無一物,我向前一踩,或許該說我認為我已經向前邁進這不可能的一步,因為前方是窗戶,還有牆壁,所以不可能有辦法跨出這一步的。但我卻辦到了,雖然我看不到!

我很想大叫,但我知道大叫根本無濟於事,漸漸的,我連我自己的存在都開始感受不到,心裡不禁出現一句話:「這裡是哪裡?」

這不是我自己的房間嗎?但卻像是另一個空間,我試圖將手伸到面前,卻感受不到手的存在,眼前的光線不斷在變換,沒有一個固定的形體。我突然發現,不過是光線扭曲,就可以讓我對這世界的存在發生疑問,甚至對自身存在感都出現疑問。像是現在的我在哪裡?那麼正在思考這個問題的人又是誰?是我嗎?可是我卻感覺不到我自己,因為我看不到我自己!

像是在水中漂浮般,我在光線和光線之間穿梭,漸漸地,我發現我可以靠著我的意識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像是我現在見到遠方一團模糊的光點,只要我想去,馬上就可以到那團光點的前面,雖然我分不清楚究竟是他自己過來還是我過去的,在這地方感受不到距離的推進或後退,常常在一瞬間,周遭的景色又改變了。但所謂的改變也不過是顏色的變換,或是那些線條扭曲成某種型態。這世界太不真實了,可是我卻真實地存在於這個世界中。

我想像我房間的模樣,那個假裝自己是布穀鳥的啄木鳥,我發現眼前的光線開始出現轉變,那隻鳥竟然就在我的面前,雖然形體有些模糊不清,但我「感覺」的出來,就是這隻!

我開始幻想許多東西,原來在這個世界,所有的東西都可以靠想像力產生出來,只是出現的形狀或有些許模糊,要看我對那樣東西的了解程度有多少,若是我不熟悉的東西,可能也只是一團光影而已。

我開始回憶我一開始做的事情,打開窗戶看雨。眼前的畫面變得相當凌亂,感覺像是雨在飛舞,在我眼前突然出現一團白光從中間往周圍散開,我腦中閃過一個念頭,結果那道光從中分開,變成門。

我在光影尚未化作窗的時候,想到了門,雖然才一瞬間的念頭,但它卻出現在我的面前,慢慢地包圍住我。

我不知道是我上前,還是門自己往我的方向靠來,像是飄搖的靈魂,我無法控制自己,只能靠意志力來操縱這些光影,而我似乎見到門的同時,直覺式的,就產生了想走過去的衝動。

於是我穿過了門。

 

通過門之後,一道白光照的眼睛睜不開,過了許久之後才習慣這突然的轉變。

原本模糊的空間似乎消失了,現在的我可以清楚地見到有形的物體,像是我現在就正站在一個牌坊前,在那上面寫著字:「度國倒顛」。

這四個字我必須要反著看才能讀懂,顛倒國度,嗯……是滿顛倒的。因為當我抬頭看天空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頭上腳下,這違反物理定律啊!但仔細看看,卻又發現自己的腳是確實踩在地面上的,而天空也在我頭上,為什麼我會覺得天空「在下面」?或許是我腦袋已經被剛才那個空間裡,混亂的光影給搞混了吧,把原本開在上面的地方搞成在下面的,所以才會出現上下相反的想法,雖然這樣想過之後,似乎也沒有比較好,這種頭下腳上的感覺會讓人暈眩,而每走一步都會有種將會「往上掉下去」的錯覺。

走過牌坊,四處是磚瓦矮牆,感覺像是小時候鄉村的風景,路上還有雞正倒著走路,水往上流,屎往上飛等情景,所有的一切都是反過來的。漸漸的,當我開始習慣這一切的時候,我發覺到我已經上下不分,出現極度的混亂狀態,但這種混亂卻也讓我的腦袋變的清醒許多,因為我已經沒有必要去分什麼是「上」,什麼是「下了」!結果原來人對於顛倒的定義,只不過是感官上的差別而已,像是牌坊上的字「度國倒顛」,只不過是由左至右或是由右至左的差別,但這種讓人分不清上下的感覺卻是清晰的,比起文字上的差異更讓人難以揮去,像是人不會把頭放在腳上,類似這種感覺,是不可能說無視就無視的。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