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
當我打開筆電打下這兩個字的時候,腦海裡卻空蕩的像是石落空井,安靜的等待咚的那一聲,然後心滿意足的離開。
當然沒有咚的那一聲,所以我也沒辦法心滿意足的離開。
結束總是特別安靜,結束的那個瞬間,或是那個過程都是如此。
像是天空綻放的煙火消失的那一瞬間,浪花帶走腳印的那一刻。
總是安靜的。
當太陽變成夕陽的時候,天空的色彩像是老舊的照片那樣,很安靜地訴說著某個故事。
像是男孩和女孩在沙灘上奔跑,背景就是夕陽。是男孩和女孩快樂的在沙灘上奔跑,或是分手了其中一人在跟著另一人淚奔。那個畫面因為有了夕陽,所以變得跟老照片一樣安靜。
只是很安靜的,要怎麼訴說故事?

但夕陽仍舊是太陽,並沒有變成別的東西,明天依舊會升起。只是在這一刻,它變了一個稱呼,一個帶著悲傷的名字,有著終結的感覺。
像是某些人,只是加了個「前」,就表示這個人已經成為了過去,再也回不了頭的意思。但他們依舊是他們,並沒有甚麼改變,卻多了點悲傷的感覺。
可是我不是太陽,也不知道當我變成夕陽的時候是不是已經死過一次了,隔天只好找個叫做太陽的起來代班。

永遠。
永遠有多久,還是永遠有多遠?
永遠似乎只是一種過程,一種表示時間與距離的過程,一種對彼此承諾的過程,一種需要等待的過程。
像是等待太陽變成夕陽的那個過程。
因為沒有辦法去衡量它,所以只好加上一個名詞,代表那個瞬間。
瞬間很短,永遠很長。
但永遠沒有永遠。

我投下了一個石頭落到某人心理面,等待咚的那一聲,然後心滿意足的離開。
這個時候的背景也要加個夕陽,泛黃的畫面比較有美感,也比較安靜。
這樣我才能安靜的,訴說著自己的故事。
但在投下之前,卻在想著永遠,這樣膽小的我,只能緊握著那顆石頭直到手掌都流滿了血。
抬頭望著被夕陽染紅的天空,好像好像。
好像我的掌紋,正揮手說再見,對著誰?
當我在想著那個人的時候,也忘了手正在痛。很痛,而且淌著血。
該丟下去嗎?
然後等待著永遠,直到聽到咚的那一聲,心滿意足的離開。
一切都還是一樣,只是多了點悲傷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之全 的頭像
風之全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