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語
究竟一個人可以待在另一個人的回憶裡多久?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這件事情我們會處理。下午你千萬不可以自己過去,太危險了」




 

如果說過去存在於牢檻之中,那麼回憶就是裡頭的花絮,不管再如何美麗,也不過是被禁錮的蝶,永遠也飛不出去。

 

我去找她了。

終於下了這個決定。

天空是藍色的,在那時。沒有風的一天,極度高溫。

 

「我找郭臆婷」

 

平靜的兩年後,我們換班了。在過去的回憶裡,那就像是離別。

雖然我們同在一個校園裡,但卻不能在一大早的早餐時間見面,打屁聊天,那種感覺在我們幼小的心靈裡面是非常惆悵的。雖說認識了新朋友,但我還是覺得以前的朋友好。戀舊。一個小小的壞毛病。

時間過得好慢。在許下約定之後的我只是個普通人。和阿仁和蚯蚓之間的夢想也還沒有發芽。我的夢想是什麼?仍是一個問號。

兩年間,我只是個平凡的小學生。和朋友間的嬉鬧依舊,但已經失去了當英雄的感覺。

大雨過後,唯一進入我腦海裡的是她說的話。以及那光景。

「為什麼你要去找小虎打架」

「我聽他說是你先動手的」

聽他說?她去找他幹麻?

「你以為你這樣很厲害嗎?不要以為自己這樣很厲害好嗎?

「如果把別人打傷了要怎麼辦」

「不然你也想想你自己吧,受傷了要怎麼辦」

「為什麼你要這樣暴力」

「我最討厭暴力的人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打架了,答應我」

「來!我們打勾勾說謊的是小狗」

什麼鬼!她竟然相信這種幼稚的事情。

好幾句話一口氣說出來她不會累嗎?

為什麼我要聽她的話?

 

但我的手指卻跟她勾在一起了

 

「我答應妳」

「很好」

我討厭許下約定,因為當我下了一個承諾的時候就表示我的身上又多了一條枷鎖。但面對她,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只是靜靜的聽著她的聲音,想像著聲音從她的雙唇一股作氣的衝出來。其實她所說的話裡我只聽懂了一句。「我最討厭暴力的人了!」。我的身上多了一個重擔。

 

「白」

「幹麻?」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這麼叫我

「我覺得你曾經很帥過」

「我不是一直都很帥嗎」

「最好啦」

「你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或者說第一次認識的時候」

「記得」

「那天我覺得你是英雄」

我覺得我的臉熱熱的,希望她沒有發現。

「但是你跟小虎這件事,我卻認為你跟小混混沒有兩樣」

「我

「你可以不要這麼暴力嗎,雖然是男生,但還是要有點氣質,不要只會動拳頭」

「是」

在她的面前,我手無寸鐵。

我要當英雄,而不是小混混。

「白」

「幹麻?

「從今以後你都要當一隻小白兔」

「是」

 

那時是我與她的距離最近的時候,也是這兩年間最後一次與她對話

 

人生中總是有許多麻煩的事情。

有些事情你越不想要它發生,它就一定會發生。

 

星期三一大早,我到了教室,放下書包,拿出早餐。

開始和旁邊的同學開始閒聊。一切都跟平常一樣。

阿仁沒有來上課。原本以為只是生病了或是怎樣

但一切都在第三節課開始的時候發生了。

幾個身材高大的人走進教室。上課時間。完全不理會教室裡的所有人。而老師竟然也無視他們的存在。他們就這樣圍著我的桌子,什麼話也沒說,死盯著我。

這種感覺真討厭。

其中一個人終於開口。

「你的兩個同學在我們這裡,有種不要跑下午到操場等我們」

就這樣丟下一句話,幾個人就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默默的離開。班上的空氣變得很緊,老師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整個班上呈現出一種恐懼的沉默。

「欸,他們來找你幹嘛」

「不知道」

我的臉頰上流下一粒汗珠。

兩個同學?

我注意到班上的兩個空位。阿仁還有俊。

他們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這些人會找上我?我覺得我的思緒變得很凌亂,整個人就像是要爆炸。來者不善,去了一定會出事,但不去,俊跟阿仁

我期望在混亂中尋求解答,但我覺得我的思緒只是變得更加混亂。整個世界天旋地轉。

「不准去!

班上的沉默被一陣細小的聲音打破了。

是郭臆婷。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我們。

「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先去找老師吧」

我看著她的眼神,無助、懇求的眼神。我遲疑了,腦袋裡的思索停頓了下來。

「剛剛的那些人好像是附近混幫派的,跟一般的小混混不一樣,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比較好」蚯蚓突然冒出了這句話,讓我更加猶豫了。但我心裡更加掙扎的是阿仁還有俊。

 

過去的談話:

你知不知道鳳凰一隻要賣多少錢?

十塊吧。

那我們加起來不就只有三十塊。

應該只有二十塊吧,因為我不是鳳凰。

 

我們只是小人物,為什麼會有人找上我們。

我必須做出選擇,但結果都要是救出他們兩個人。

 

我一個人走到訓導處求助,反正那種地方我也去過不少次了不差這一次,那裡的老師應該會幫我吧。畢竟有兩個學生現在正處於極度危險的狀態。

我把事情的經過全部一口氣都說完,訓導主任的表情顯得很緊張。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這件事情我們會處理。下午你千萬不可以自己過去,太危險了」

就這樣,應該一切都可以安心了。

整個下午我的心都懸在那裡,而時間仍在流逝著,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不知道該是希望時間停止或是加速。我的心臟就這樣一秒一秒用力的尖叫著。天阿!好想一刀讓他停下來算了。我就這樣看著時針、秒針、分針的追逐,過了一個下午。

 

最後一節課,我跑到訓導處想向老師確認一下狀況。但那裡的景象讓我驚嚇到說不出話來。一片黑暗。像是全身的血液在瞬間全部流逝,一陣寒冷。

辦公室裡一個人,也沒有。

老師在哪裡?不是說要幫我的嗎,他們不是說會幫我處理好,結果人怎麼跑掉了?還是他們已經開始處理所以不在辦公室?但為什麼一個人也沒有?總要有個人留下來吧?老師在哪裡?阿仁跟俊都在等我們阿!

我跑遍整個學校,卻找不到訓導主任。時間就要到了阿!

最後終於問到一個願意回答我的老師。

訓導主任?剛剛聽他說他要回家了阿。

我又沉入黑暗裡,爬也爬不出來。

不准去!

這個聲音在我的心裡慢慢的縮小、縮小,小到我聽不見。

阿仁、俊

 

像是戰敗的士兵,我傷痕累累。

抬頭看著牆上的鐘,秒針發瘋似的飛奔,這節課快要結束了。

「那些主任都提前一節課走了」            

教室的後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蚯蚓

我好想哭,但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走吧,我陪你去」

現在的蚯蚓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哥哥一樣,有種讓人很放心的感覺。

但在前面等著我們的到底是什麼。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害怕。

 

當下課鐘聲響起時,我覺得我的天空是黑色的。

風吹得很急,想一路帶走我的思緒。

但卻帶不走。

 

走到學校的操場,遠遠的我就看到俊跟阿仁站在那裡。周圍有六個人,其中有兩個人蹲在一旁抽著菸,穿著破破爛爛的牛仔褲。抓著俊和阿仁的兩個人,看起來很高大,臂上刺著龍虎的刺青。另外跟我對話的那個人用斜眼狠狠的盯著我看,旁邊站著手拿球棒滿臉鬍渣的醜男。

我和蚯蚓慢慢的向前。我在心裡吶喊。

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慌張,但我的汗水已經出賣了我。

我走到他們的面前,大概五到六步的距離。

「你找我要幹什麼」

「死囝仔,你還滿有膽的,竟然敢過來」他用台語回應我。

「放了我朋友」我感覺到我的聲音在顫抖。

他拿出一根菸,慢慢的點燃,吸了一口,吐出一個一個的煙圈。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要找你嗎?

我搖頭。

「我之前有很多小弟都在這裡被你打得很慘,原本不想管你,可是你好像越來越囂張,竟然敢說這裡是你的地盤,也不打聽一下這裡的老大是誰」他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近乎嘶吼。

顯然他不知道我跟小虎的事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vdfox
  • 感謝提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