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



1

「這貨要多少錢?」
「五千萬」
「照舊?」
「是」

巷口駛出一輛貨車。快速的開過十字路口。
破舊的車廂內傳來許多東西碰撞的聲音。
堅硬的、沉重的、數量繁多的。許許多多東西相撞的聲音。
但這聲音都被外面其他車輛呼嘯而去的聲音、行人的吵雜聲、小狗吠叫的聲音、還有一旁情侶吵架的聲音給掩蓋過去了。
夜晚的台北總是特別的吵雜。
滿是高樓大廈,黑色的天空像是電腦視窗般一格格的被分開著。又被一格格的上色。
有紅的、黃的、綠的…許多顏色的燈光在天空中取代星星的光亮。
滿街都是車子,滿地都是人群。
台北的天空,充滿著禁色的黑夜。

101旁的空地上,黃色的燈區,夜晚的路人。
來來往往。
來來往往。
帶著青澀味道的女生們,手上拿著零食說說笑笑。來來往往於燈火通明的街道上。笑聲被車水馬龍淹過。
石子鋪成的人行道上。路燈。彩色的燈光。行道樹。玻璃窗。
101大樓矗立在其中顯得更加礙眼。巨大的柱子壓倒性的俯瞰地上的行人。
真醜。我不免要如此形容它。一個突兀的存在。
黑色風衣、墨鏡、黑帽。
我想我也是個突兀的存在。
工作。今天的最後一筆工作。
我走到一家麥當勞。點了餐,找一個位置坐下。看的到101大樓的位置。
我吃著餐點,喝了一口可樂。從手中的牛皮紙資料袋裡拿出今天的最後一筆資料。
「光頭!又是一個禿頭。」我皺眉。
今天第三個禿驢。

101大樓的觀景台上站滿情侶,以及幾個有錢的富商。
天空中的雲距離窗子相當的近。

「在靠近一點啊!」
我手中拿著高倍數的望眼鏡往觀景台的方向望過去。
目標離我真遠。
我偶爾搜索目標偶爾觀賞著傷心悅目的女學生。
我的耳機終於傳來訊息。

貨要到了

我笑了。

高級轎車停在一旁的公路上,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人拿著皮箱往大樓的方向走去。迴旋的樓梯向上旋轉著。
一層層,步行而上。
玻璃窗內裝滿著一般大眾想都不敢想的珠寶服飾。高價位的地標、高價位的水準、高價位的風景也是無可取代的。
台北的夜景可比擬天上的星空。又或者可以說是完全取代了自然的星光。
黑色的布幕上點滿了寶石。一望無際。
夜景無價。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緩慢的走向觀景台。手中拿著酒杯,杯內裝的是高級的紅酒。窗外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微笑。
他緩緩的將酒杯舉起,眼睛注視著杯內的液體。黑色的西裝加上白色的襯衫衣領更顯現出他的身分地位。但臃腫的身材卻完全看不出來他的高貴,只能嗅出他那臭味四溢的銅臭味以及多日慵懶的生活。頭上只剩下稀疏的幾根毛髮,留著八字鬍。肥胖的手指與纖細的高酒杯很不搭,像是五根香腸纏繞在一只透明的花朵上一般,實在是讓人覺得作噁。
底下電梯的門開啟。同樣穿著黑色西裝的幾名男子提著一只皮箱出現。
他們其中之一向手拿著皮箱的人用手摀著嘴低聲講話著。
無法讀出他的唇語。
「到了嗎?」肥胖的禿頭男邊喝著酒邊說。
「到了」
拿著皮箱的男子將箱子放在一旁的桌上打開。
他又笑了,笑得相當醜陋。
貪婪、欲望充斥在他臉上的肥肉。
他臉上的肉因為笑容而扭曲,看起來更像是一隻大肥豬。
箱子內裝滿了千元大鈔,估算約有五百萬左右。
我從電腦螢幕看到所有的一切,整棟大頭的攝影機幾乎就是為我而設計的。
看看手上文件上的照片。
就是他了。最後一筆工作。
白色的燈光閃在高樓上的玻璃窗上,刺眼而令人感到興奮。
冰冷的空氣圍繞在四周行道樹的喘息之中,因寒帶霜的步伐,如風般竄上一階階惱人的旋渦。多彩的寶石閃爍著奪目的光芒。
窗外的雲變多了。
「這是筆好交易,我們公司非常感謝你們的合作」
「只要你們記得把錢拿來就好了」
「是阿,股市這種東西只要有牽線想賺多少就有多少」
「呵呵…一而再的成立公司再拿走股東們的錢逃走,你們既得到你們要的我也拿到我要的錢,真的是合作無間」禿頭上方的燈光讓他的頭更禿了。
噁心。

電梯門開了。
「嗨!」我禮貌性的打個招呼。
「你是誰啊?」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回答。每次都是一樣,我都快膩了。
我慢慢的走到他們的眼前,拿起一旁的酒杯並為自己添滿酒。
好酒!
「這…酒不錯,哪裡買的阿?」
「你這個莫名其妙的人到底是誰?」拿著皮箱的男人好像已經生氣了。
看著驚恐的人臉上扭曲的表情真有趣,有的時候我還是會情不自禁的玩弄他們一番然後再慢慢的欣賞。因未知以及恐懼的那種詭異的表情…
有趣,太有趣了…
「我啊!來工作阿」
「你工作干我屁事啊!快滾!」
可惜了那件西裝。
我膩了。
右手慣性的伸進衣服左側,一把銀色的光線閃了一下。簡單的一聲。
紅色飛濺。一把銀色的手槍,進口貨,槍口裝了消音,我討厭吵吵鬧鬧的。
「從船上搶來的,黑市理的價碼大概是三千萬吧。」
那個死禿頭的腦門上多了一個洞。腦漿與血的混合物沾滿整件西裝。
我走向拿著皮箱的男人拿走那只皮箱,我對他笑了笑並喝光杯中的紅酒。
「乾杯!」我從他的口袋裡拿出一條白色的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槍然後放回衣服裡,我的上衣總是會特意挑選大件一點的。
慢慢的,我走回電梯按了下樓的按鍵。
「你們老闆叫我過來的,放心,你們不是目標」
消失在電梯裡的,是我的背影,留下的,是地上的屍體以及一灘血和一旁驚嚇過度的民眾。
我在電梯裡。
微笑。

創作者介紹

風的落腳之地

風之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